盧彥勳二度當選ATP球員理事 持續改革網球環境

2018年溫布頓開打前夕,ATP球員理事選舉結果出爐,盧彥勳再度當選ATP單打51~100名組別的ATP球員理事。這個組別竸爭激烈,共有五名選手參選,選出兩位代表。參選的資格為在3月月份時,世界排名在ATP51~100名的選手,並獲得其他同組別三位選手提名推薦,才能獲得參選的資格。盧彥勳在兩個月前,獲得參選資格後,即開始積極的和選手溝通參選的理念,拉票尋求支持。盧彥勳也用多國語言(英、西、俄、法、德),發mail給不同國家的選手,宣傳自己若當選後的重點專注的政策。在法國公開賽時,雖然因傷沒有參賽,但在現場直接面對面和選手討論,瞭解各位的想法。盧彥勳選前向各位選手表示感謝各位讓自己有機會在兩年前選擇我來為各位服務。 在球員委員會任職的這兩年,學到了很多東西,並花了很多時間了解過去做了多少決定,以及我們今天關注的問題。

 

這兩年來他一直努力提高球員的收益並改善網球環境。在幾個重要的ATP議題中,努力加強球員的聲音,增強他們在ATP中的權力。自己最關注的議題如下:

 

1 四大賽,ATP球員獎金的增加,試圖讓ATP球員獎金,至少達到四大賽總收入的15%。也許各位覺得目前四大賽球員獲得的獎金非常的高,但實際上只佔四大賽總收入的8%。也就是大部份的收入,都進入四大賽的組織裡面,主辦方口袋滿滿的,這對選手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NBA的收入有50%,是要分給選手,所以NBA球員的簽約金,動則百萬美金起跳。但反觀網球賽事,除了世界排名前20的選手,年度職業獎金可以超過百萬美元外,大部份的選手獎金都不到百萬。主要因素,在於ATP巡迴賽事收入皆落入主辦方,只有8%(之前更是只有5%)是給選手,才會造成這樣的現象。但職業網球選手,又不像NBA有球團的照顧,都需自己來組織團隊,賽季又長上許多,但對職業球賽中,選手又是最重要的角色,為賽事帶進許多收益。近期來球員的成本不斷升高,球員的付出和收入,不成比例的話,會影響到網球運動未來的發展。所以他堅決在職業獎金上,賽事主辦方該要有更大的讓步,才能製造雙贏的局面。

 

2 網球世界盃的實現,這是國家對抗賽的型式, 讓球員能光榮的代表自己的國家出賽,且能獲得更好的賽制及更高的報酬。這是目前ATP球員的共識,希望能辦一個像足球世界盃的概念,主辦方的所有收入提一定的比例,直接給參賽的選手當獎金,選手則按照排名來報名參賽。希望能經由好的賽制,增加職業選手的收入,且保障職業選手代表自己國家參賽的權益。不像傳統的國家賽事,在許多政治及國家因素下,讓選手在沒有保障的權益下出賽。

 

3 降低退休基金資格的條件,ATP現在有其運作的退休金制度,從每個賽事的獎金會提撥一定比例,當參賽選手的退休基金。但對選手要領取,有嚴格的限制,包含超過5年,每年參加ATP巡迴賽(ATP250, ATP500, Master1000,但不包含四大賽)的次數在前100名內,會獲得一年的資格,加入退休基金計劃,職業生涯獲得退休基金計劃資格超過()五年後,在宣布退休後十年,ATP會給予一筆退休金,金額不等,看職業生涯的成績來訂。當然即便是只符合基本資格的,也有五六萬美金以上。盧彥勳表示他和幾位理事,在提議降低退休基金資格的條件,讓更多選手可以納入這個退休金制度中。他舉個例子,像自己的前教練Danai Udomchoke及我國的選手王宇佐,雖然都曾打進過世界前一百名一段時間,但實際符合ATP退休基金資格的分別只有四年及三年,所以按現行的制度,是無法領取這個退休金的,因為他們符合資格的年度不滿五年。所以盧彥勳提議降低資格,來到四年甚至三年,讓更多像Danai Udomchoke 或王宇佐這樣的職業選手也能領到ATP的退休金。 盧彥勳認為,再多的退休金,對於前面的職業選手,像費德勒、納達爾來說,都只是錦上添花,但對於排名沒那麼前面的選手,這一筆退休金,也許是退役後的一個保障,甚至是一個機會,讓他們有一些資金,來做其他的事情。對盧彥勳來說,降低門楷,對自己沒有實質的利益,因為他退休金資格已超過十年符合,只是他希望借由這個制度的休改,能讓更多的ATP球員獲得應有的保障。

 

盧彥勳在得知當選後,也表示非常開心,代表球員對自己這兩年的努力有支持;ATP設立的中心思想,就是希望借由以職業球員為出發點的組織,來為球員謀取更多的福利,及保障更多的權利,自己支持的一些案子,也許在一兩年後退休後,自己也無法獲得什麼,只是希望這樣的改進,能讓男子職業網球運動能更長久正向的發展。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