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球》寫在溫網之後:決勝盤該搶七嗎?

溫網(Wimbledon)男單決賽甫於上週日(14日)結束,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與費德勒(Roger Federer)鏖戰4小時57分鐘,在第五盤僵持至12比12才由球王拿下搶七抱走個人第五座溫網金盃。不過,如果決勝盤是打長盤制,結局還會一樣嗎?

首先來看看四大滿貫賽的決勝盤賽制。

四大賽自創辦以來,溫網(1877年)、法網(French Open,1891年)、澳網(Australian Open,1905年)一向採取決勝盤長盤制,亦即一方若贏6局卻未領先至少2局,必須延長至其中一方領先2局為止;只有美網(US Open,1881年創辦)決勝盤局數6比6後進入搶七(tie-break或tie-breaker)。

2018年底,溫網首度宣布若雙方戰成平局將以搶七決定勝負,且為了維持獨特性,摒棄平局6局搶七的安排,選擇平局12局後再搶七。澳網也迅速跟進,決議2019年開始採取平局6局搶十。

今年1月澳網新制上路就曾發生過一段小插曲。英國小將Katie Boulter首輪面對俄羅斯Ekaterina Makarova在決勝盤時先拿下第7分,Boulter握拳慶祝也走向網前準備握手,經詢問之後她趕緊退回底線繼續比賽。最終Boulter仍拿下比賽勝利。

在溫網及澳網相繼改制後,僅剩法網仍維持長盤制。不過2021年將引進夜間賽事,賽制是否更動大家都在等著看。

若從溫網過去的馬拉松戰役來看,決勝盤改制來得似乎有點晚。

2010年美國巨人John Isner與法國雙打名將Nicolas Mahut鏖戰11小時5分鐘才由Isner以70比68辛苦晉級次輪,但這位巨砲休息不到24小時便出賽,連原本最擅長的發球都非常吃力,以0比6、3比6、2比6慘敗。

去年又上演一場馬拉松戰役,主角同樣是Isner,對手變成南非長人Kevin Anderson。這場準決賽以26比24收尾,溫網才終於決定改制。也許是Andy Murray的話起了作用──他說看這麼久的球是件很辛苦的事。

上週日溫網男單決賽Djokovic與Federer戰況僵持至12比12,球王在tiebreak以7比4氣走這位尋求第9座溫網冠軍的37歲老將,網壇再度掀起搶七賽制爭辯:決勝盤到底該不該打搶七?

有人說溫網應該維持舊制,也有人說真的不用打這麼久。雙打名將Jamie Murray就曾坦言,都打到第五盤6比6了還沒有結果,不管球員、球迷或電視機前的觀眾都會覺得打夠了,也看夠了,不需要再延長。

他的理由是決勝盤搶七可以保護球員,讓他們在下輪賽事仍保有競爭力,也不致影響球員後續行程安排。

而Djokovic認為「12比12的時候搶七是有點怪」,Federer則說「規則就是這樣,我會予以尊重,就照著規則走。我也不曉得自己期待與否,不管哪個情況我都接受。」

重點來了。決賽結束不會再有下一輪賽事,決勝盤還有必要用搶七分勝負嗎?

本屆溫網在男單決賽前只有一場比賽逼到決勝盤搶七:芬蘭與澳洲組合Henri Kontinen/John Peers的男雙首輪賽事。不過他們在第二輪就敗下陣來,而且同樣打了五盤。

但Djokovic和Federer隔天沒賽程,接下來的幾週也沒有比賽,他們大可繼續打下去,比賽可能會更精采,因為會發生什麼事一切都很難說。

這場男單決賽創下溫網史上最長決賽紀錄,撇除Djokovic在第二盤表現失常以外,整場比賽張力十足,尤其決勝盤高潮迭起,如Federer在8比7時握有兩個冠軍點,球王頂住壓力回破將局數扳平。

ESPN球評Brad Gilbert贊成12-12搶七,而Sloane Stephens的現任教練Sven Groeneveld倒認為沒有必要(Groeneveld在2014至2018年擔任Maria Sharapova的教練)。

諷刺的是,去年在溫網準決賽激戰逾6小時半才獲勝的Anderson表示贊成決賽打長盤制。

無論賽制怎麼安排都不可能讓每個球員滿意。從Djokovic贏了三盤搶七看來,他應該會站在贊成那一方;而Federer儘管過去搶七戰績亮眼,或許這次他寧可打長盤,畢竟沒人喜歡輸球。

但也像Federer賽後所說,每次在溫網輸球都很難受,但他仍保持積極的心態看待:「即使失敗還是要抬起頭來勇於面對、重新開始。要試著忘記比賽結果,想辦法從中得到啟發。明明打了這麼棒的一場比賽,我不想因此而沮喪,我會重新振作。」

(編譯:薛彗妙)

本文編譯自 https://www.espn.com/tennis/story/_/id/27196314/djokovic-federer-tiebreaker-creates-drama-confusion-debate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