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封殺俄羅斯成分水嶺 反禁藥運動路漫長

(中央社洛桑9日綜合外電報導)世界反禁藥組織今天以竄改藥檢數據為由,禁止俄羅斯參加全球大型體育賽事4年,是迄今祭出的最嚴厲制裁,為反禁藥運動的分水嶺,俄總統蒲亭馬上出言反對,痛批具有政治動機。

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 News)報導,許多國家先前也有國家主導用藥的不光彩歷史,違反規定的包括60到70年代的東德運動員、80到90年代的中國運動員以及俄羅斯選手,而最令人關注的是2014年索契冬季奧運,但世界反禁藥組織(World Anti-Doping Agency,WADA)今天宣布的懲處,是首度全面封殺整個國家。

這樣的懲罰比對個人祭出禁賽令還要嚴重,像是對名譽掃地的自由車車神阿姆斯壯(Lance Armstrong)發出的終身禁賽令。俄羅斯現在是不受全球體育界歡迎的國家。

WADA主席芮迪(Craig Reedie)說:「有太長一段時間,俄羅斯運動員使用禁藥,重挫維持乾淨體育界的努力。」

他說:「我們處處給予俄羅斯機會,為了俄羅斯運動員的前景與維持體育界誠信,讓旗下機構能夠恢復秩序,重新加入反禁藥的體育圈,但俄羅斯卻選擇繼續欺瞞與否認的立場。」

根據制裁,俄羅斯男女運動員仍可參加明年奧運與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但只能以中立運動員身分參賽,且必須證明沒有參與WADA認為是國家主導的禁藥制度。

俄羅斯仍可參加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的資格賽,但WADA執行長尼格里(Olivier Niggli)又說,如果他們晉級卡達決賽,「球隊不能代表俄羅斯」。

俄羅斯參加2020年歐洲國家盃與聖彼得堡主辦4場比賽的權利將不受禁令影響,因為這些比賽沒有被定義為以反禁藥為目的的「大型賽事」。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在巴黎痛批這項決定具有「政治動機」,認為這「牴觸」奧林匹克憲章(Olympic Charter)。

蒲亭說:「俄羅斯奧林匹克委員會沒有受到責備,如果沒有對奧委會的指責,那麼應讓俄羅斯持國旗參賽。」

澳洲運動反禁藥局(Australian SportAnti-Doping Authority)局長夏沛(David Sharpe)說,這項決定「是反禁藥運動的分水嶺」。

他說:「俄羅斯國家主導使用禁藥,是反禁藥歷史最糟糕的例子,必須以最嚴厲的制裁反制。」

整個問題是起源於索契冬季奧運,但這項禁令不是針對索契冬運。俄羅斯是因為自2015年起竄改與刪除數以百計不利的分析結果,為了自身利益試圖掩蓋用藥事實而遭到制裁。

俄羅斯反禁藥組織(RUSADA)現在有21天時間,可以選擇接受禁令或向體育仲裁法庭(Court ofArbitration for Sport)提出質疑。

如果之後裁定維持禁令,各界將關注另一個相關問題,那就是在讓全球體育界變得乾淨的永無止境追求上,是否會因俄羅斯受到懲處而有任何實質的改變?

畢竟,這一切是從2014年冬季奧運而起,現在來到最後一步。WADA花了5年才走到這裡,如果俄羅斯提出上訴,未來還有一段路要走。(譯者:張曉雯/核稿:劉淑琴)1081210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