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日圓的故事 台灣人早就拚進奧運

(中央社記者龍柏安台北27日電)上世紀1930年代全球經濟嚴重衰退,社會動盪不安,日本殖民年代擔任倉庫管理員的張星賢,一個月工資只有36日圓,卻成為台灣運動史上,首位參加奧運的台灣人。

從小運動細胞過人的張星賢,踢過足球、打過網球、熱愛棒球,卻以田徑項目踏上奧運舞台。

歷史鉅變下的台灣選手 張星賢奔馳奧運

1909年出生在台中的張星賢,就讀台中商業學校受日籍體育老師指導,很快在田徑項目嶄露頭角,在選拔賽脫穎而出,代表台灣赴日參加明治神宮體育大會。

張星賢的運動生涯在畢業後走到十字路口,在鐵道部台北工廠擔任倉庫管理員,雖然公司對員工參與體育活動非常熱衷,不過礙於薪水太低,加上缺乏專業教練指導與訓練環境,成績難有效提升。

透過一名早稻田大學畢業的日本田徑選手介紹,加上旅日經商有成的台中仕紳楊肇嘉資助,1930年,張星賢搭乘汽船前往東京,就讀早稻田大學,開啟璀璨的運動生涯。

早大期間,張星賢在良好環境與完整訓練計畫支持下,1932年5月最後一次全日本奧運國手選拔賽中,於男子400公尺名列第4。1932年5月30日,日本讀賣新聞刊出的日本奧運國家隊名單,張星賢赫然在列,成為首位參加奧運的台灣選手。

張星賢首次參加奧運,表現未如預期,在男子400公尺跨欄分組預賽跑出57秒,5名參賽者中名列第4,無緣晉級。400公尺則以51秒衝線,分組排名第5,同樣止於預賽。

張星賢第1次拚奧運草草結束,2年後從早大學畢業,前往滿洲國的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工作,擔任地方科員。直到1945年前,都以滿洲國運動員身分參與賽事。

當時台灣、滿洲國與朝鮮都是日本殖民地,國際奧會不承認滿洲國政權,拒絕滿洲國運動員參加奧運,日本殖民地的運動員只能從地區選拔賽開始,再前往日本參加奧運選拔,最終都代表日本出賽。

1936年張星賢再次前往東京參加奧運選拔賽,也再次披上日本國家隊戰袍,這次他僅參加1600公尺接力,日本隊在分組預賽名列第4,他的奧運旅程就此劃下句點。

二戰結束後,歷經台灣、日本和滿洲國的張星賢曾代表「台灣省」前往上海參加中華民國全運會。熱愛田徑的他培養出楊傳廣和紀政等選手,不過這段國族更迭的生命旅程,卻讓他無法成為1964年東京奧運台灣代表團的教練。熱心推動田徑訓練的張星賢只能問,「很奇怪,為什麼不派我去呢?」

那時女性還不能參加奧運 林月雲就是不放棄

除了張星賢,台灣第一個拚奧運的女子運動員是林月雲,不過國際奧會(IOC)1928年才逐步開放田徑女子選手參加奧運,名額稀少,女性運動員想參加奧運難度非常大。

出生在彰化的林月雲,是林緝宗與林吳却的三女,家中有10個姊妹與3個兄弟。她的父親曾任彰化建築組合理事,家中經營鳳梨罐頭、味素、爆竹等工廠事業,尚稱富裕。

從小林月雲就展現運動場上的天賦,她也是第一個代表台灣的女子運動員,赴日參加日本統治時期最大型運動賽事「明治神宮體育運動大會」。

當年林月雲在三級跳遠以10公尺96,拿下全日本女子三級跳遠亞軍,一跳成名,並受邀前往日本留學。

可惜的是,林月雲運氣不好,1932年她與好友蕭織搭船前往日本參加奧運國手選拔賽,卻在海上遭遇暴風雨,兩人嚴重暈船,表現大受影響,選拔賽100公尺預賽被刷掉,沒能披上奧運戰袍。

返台後,林月雲在第一回台中州陸上競技會的女子三級跳遠,以11公尺51打破日本全國紀錄,不過礙於當年台中競技場規格,未獲認證,林月雲的成績也不為日本官方承認。

林月雲沒有灰心,赴日留學第2年,轉攻跳遠與80公尺跨欄,為1936年柏林奧運準備。1935年「第8回明治神宮體育大會」,林月雲在兩個項目都以排名第一的成績晉級決賽,可惜最後決賽兩項都獲亞軍。

不過這仍足以讓林月雲進入日本奧運培訓隊,當時她與廣橋百合子、三井美代子等人,在東京準備奧運最終預選賽,沒想到命運弄人,決選前夕,林月雲罹患肺炎。

抱病參賽的林月雲,在拿手80公尺跨欄最終以0.1秒之差,惜敗如同親妹妹般與一手調教的三井美代子,賽後在跑道上,林月雲只能抱著三井痛哭,還大器地安慰好友:「是我自己狀況不好。」

兩度與奧運擦身而過,林月雲仍沒放棄希望,1937年再次入選日本奧運培訓選手,但二戰戰鼓逼近,1940年奧運臨時喊卡,林月雲終其一生,都沒能踏上奧運五輪殿堂。

林月雲自14歲起就馳騁在田徑場上,時代鉅變讓她錯過奧運,不過3次挑戰奧運的艱苦歷程,為日後台灣女性運動員樹立標竿和典範。(編輯:屈享平)1080727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