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文章】北韓馬拉松見聞之五

這一段對話發生在北韓郵政總局。那天上火車回中國前,導遊特地安排我們到該處,除了參觀也順便寄寄紀念明信片,這原本在旅遊中是極自然不過之事。但有人卻很納悶,有個同是觀光客的中國大叔走過來問我們在做什麼?沒人理他,只有我回「寄明信片啊。」
「寄到哪?」
「有人就寄回家或朋友那」
「寄回家?那等會兒回到丹東(中國境內)打電話就好,寄信多麻煩啦!」
「呃,對吼,還是你們中國人聰明,你看我們台灣人就這麼笨!」
中國大叔聽完我回答顯然有點得意,但不久一群老外也走過來坐我們旁邊,同樣也是人手一疊明信片準備寄出去,這可把大叔搞清糊塗了,怎麼連老外也這麼不長腦呢?

很有意思的對話是吧?但接下來的七八小時就再也笑不出來了。

我們是搭飛機進北韓,回程則改坐火車,一趟據說是台北到台中的距離,卻要嘟嘟前進達六小時,不過很難得的經驗就是了,但我一直在想,過去幾天一直想辦法讓我們看到平壤最現代化一面的官方,沒有把火車上的窗戶用黑紙貼上是不是很不智,從火車啟動那一剎那,迎接我們雙眼的是你無法相信的時光倒退,及一幕幕令人心疼的畫面。

如果平壤是停留在八零年代,那麼一路往北開的火車是帶我們穿越回到60、50、一直到30年代,無法形容眼見那貧瘠土地及窮困的人民,團裡的兩個小女生,一開始我猜她們對著窗外只是拍照留念,但拍著拍著兩人竟哭了出來,我有點嚇到,邊哭邊講話我開始聽得不太清楚,後來我只聽到小女生說「他們好可憐,我昨晚還有那麼多肉都吃不完」

百分之一千的真實在窗外,百分之一萬的真性情在我面前。

但北韓官方絕不可能讓我們把影像帶出去,全世界最嚴格、最恐佈的安檢就在前方等著我們!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