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文章】北韓馬拉松見聞之四

(圖片來源:曾文誠先生)

平壤到板門店大概要三小時的車程,看似平坦的路面卻顛簸不已,不過這麼久的距離也足夠當地導遊幫我們上堂政治教育課,麥克風不間斷傳出她甜美的聲音,但宣傳味十足,總結三個重點是:

朝鮮未能統一,千錯萬錯都是老美的錯。
金正恩將軍還有他爸,及他爸爸的爸爸如同神一樣的偉大。
為了國家我們願意犧牲一切。

也許你會覺得可笑,但我們這個世代的人卻一點也不,最多是一點同情而已。跟很多年輕人說過幾件事,但沒有人相信,剛入學時我深信蔣總統是民族的救星、世界的偉人。然後每年十月三十一日蔣介石生日學校禮堂就佈置成壽堂,大家排隊進去鞠躬偶爾還有壽桃可拿。國中三年級那年,蔣介石逝世(北韓人用詞是偉大的心臟停止跳動),移靈到大溪時,我們必須跪在仁愛路路邊等著迎靈,後來實在等太久了,女導師不忍心看下去,就讓我們輪流跪第一排,其他人可以在後排偷偷蹲著休息。

我們也是經過「造神」年代的洗禮,所以對於現今的北韓人,我是多了點別人沒有的同情。

到了板門店,心裡有底南北韓只隔一條線,但親眼見真是如此,如此地伸手可及,北韓軍官對我們做了韓戰的簡介,其中一句令人很難忘,他透過翻譯是這麼說的「美軍被朝鮮人民軍大敗,簽停戰合約時因為太害怕,美軍官簽完字就立刻逃跑」嗯,大家聽完都不語,沒人去反駁和我們認知的不同,這應該是一種「尊重」吧,對當權者的一種的尊重,歷史,原本就是看誰當權誰來下筆,就像我們在瀋陽參觀「九一八事變紀念館」,裡頭回顧整個事件,日軍之所以快速侵佔東三省是因為蔣介石採取不抵抗政策,之後所以贏得對日勝利,是因為毛澤東偉大的領導抗戰。

歷史是當權者的歷史。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