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文章】北韓馬拉松見聞之一

(圖片提供:曾文誠先生)

要進入北韓或許有不同的方式,我們是從中國瀋陽往南飛,此生第一次在飛機上,完整地看完空姐安全示範動作,高麗航空空服員完美詮釋什麼是「高顏值」,如果說她們是精挑細選下的成品,我是一點都不懷疑。但進入高麗航空似乎也代表了進入了北韓的管轄,所以、不準拍照!

飛行一小時後,即將著地前好奇地望向窗外,觸目所及一片黃沙、冬季枯樹,像極了1980年我登陸金門那種貧瘠的第一眼印像,差別那一年我從海路而來。

入關氣氛有點緊繃,應該嘻笑娛悅的各國旅客,竟也自動地寂靜無聲起來, 空氣中瀰漫著不安。頭頂著大盤帽的北韓軍官A一臉嚴肅地要求我們交出手機,B軍官用生硬的中文逐一問「有沒有帶書?」軍官C來回巡視、陣仗很是嚇人。

是的、我到北韓了

<待續>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