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Stephen Curry 一個「被低估」選手的成長故事

2001年的夏天,我13歲,我們正在打AAU National championships的比賽。

我那時候五呎五、五呎六,大概流了100磅重的汗。

我們輸得很慘,我打得更慘。

我總算獲得了多年來夢寐以求的機會,就是去測試自己,但我的表現真的太差了,這就像是「敲醒我夢想的一通電話」,在這一瞬間我真的覺得這就是現實,告訴一件事情就是「我其實根本就不夠好」

我記得回到飯店後,我整個很悶悶不樂,我當時並沒有惱怒,也沒有因為輸球生氣,我就是…感到失落。我躲到我自己的「烏龜殼」裡面,感受那種失落感,想到這種「割喉式」的籃球文化:就像走在一條「不做就去死」的道路上,我爸堅持下去並且最後打到NBA。但他兒子呢?他兒子連13歲的對手都打不贏。

所以就像我說的,我並沒有惱怒,我更像是一種「嗯,大概就這樣吧?是我還不夠好?這已經是…結束了嗎?」

對我來說,那時候真的認為已經結束了。

但就在那個時刻,我的父母跟我坐下來聊天,給了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一席話。

在那段談話中有太多至理名言了,我真希望可以把當時的談話記錄下來。總之,我媽媽先開口了,她說「Steph,這句話我只會跟你講一次,在這之後,這個籃球夢…將會走向它應有的樣子。這句話是,沒有人可以寫關於你的故事,不是那些球探,也不是那些盃賽,也不是其他比你厲害的小朋友,更不可能是你的姓氏(Curry),這些人或事都不是你故事的作者,只有你才是,所以認真思考一下這句話吧。冷靜下來後,再次提起腳步向前,撰寫任何你想要的故事吧,但你要知道這個故事叫做-你的故事」

天阿,那個時刻真的震撼到我了

在我成長的階段,這個時刻一直讓我印象深刻,甚至到現在我都無法忘懷,這是我人生中最棒的一席話,在我被擊敗時、在我被低估時、甚至是被狠狠鄙視時,我都記得這段話,而且這些時刻我都堅持過來了。

我一直告訴自己,這不是別人的故事,這是我的故事,是我的故事。

等等,你們該不會覺得,這就像是童話故事般的劇情吧,有一個小孩被激勵然後人生從此改變,任何事情都變美好了…但是….

這真的不是那樣。

天阿,我還是沒有被受到注意,真的是太難受了。

我記得這些問題來自於我太過於瘦弱,我告訴你們,我真的太太太瘦了。就是沒辦法吃胖拯救我的人生,我和我的表兄弟,常常走去附近GNC的大賣場,看看架上有沒有甚麼解藥,但我們一直以來都沒有錢,所以也不可能買任何東西。但我們在那邊會待上20分鐘,看著那些巨大罐子裡的神奇藥粉,也不知道要幹嘛,想著呼吸GNC的空氣不知道有沒有用。

接下來有一天,完全突如其來,有件事情發生了

我們被敲詐了!哈哈,只是開玩笑的啦,我們沒有被騙錢,老實說,除了長高了許多之外,在我高中生涯的球探報告上一直都寫著:個子不高、瘦弱、投籃還可以。

「Curry不是一個出色的運動員,他也不是非常快,他運球跟傳球也不是特別好」

我記得在我高中時期,第一個對我有興趣的是維吉尼亞理工大學。其實他們要我可能也不奇怪,因為我爸曾經在那邊打球過。

有一天,他們的助理教練來我們學校跟我碰面,老實說我還是保持懷疑的態度,但我也開始認真覺得,他們可以給我機會(獎學金)。

我提出建議,希望能來個「午餐聚會」,帥慘了,對吧?除了我還是16歲小孩之外,這建議非常專業!我所說的「午餐」就是在我們學校的自助餐裡面,當著全校360位同學面前聊這件事,所以也許沒那麼酷。

這天終於來到了,午餐時間他們的助理教練走進來,我們握了手然後坐了下來,這一切感覺如此真實,在這時間點,我真正感受到了自己,全校所有師生似乎都在討論我以及這次的「午餐聚會」,自助餐內的所有人都在做一件事情叫做「我沒有在看你喔(事實上我正盯著你們)」,所以基本上在這午餐時間,我就像站在世界的頂端一樣。

接下來這個助理教練說話,把我拉回現實, 「恩,Stephen感謝這次的午餐會,我感到很開心,我們想要邀請你來當臨時球員」

最後結果,維吉尼亞理工大學會跟我碰面,只是賣給我爸一個人情而已,當然我爸也沒有跟他們要求甚麼,他們只是基於禮貌來跟我聊聊而已,看來我還是要自己付錢念書。

更簡單來說,他們對我根本沒興趣。

我依然謙虛地記得在大衛森學院籃球隊(Davidson wildcats)時發生的一切。

首先如果你看到了這邊,趕快去大衛森學院吧,他們是間很棒的學校,並且有優異的籃球課程,但當時我到這邊的時候,我被清楚又深刻的通知到「我們不會打Big-Time College Hoops」,我那時候想,天啊!我們是「學生」運動員,重點是學生而不是運動員。而且我們還跟排球隊一起用體育館練習。

我們在學校時有的裝備:一年兩雙鞋、兩到三件衣服再加上一個護踝。我真的覺得這已經差不多了。每當我們有新鞋送來的時候,是練習時我最喜歡的時刻之一,就像是第二個聖誕節一樣。但當看到護踝的時候,完全不同狀況,送來的時候是白色,到最後都不知道是甚麼顏色了。

來到大衛森學院,打球然後贏球,在那層級打球造就了現在的我,讓我理解到要如何建立起一些東西,這些東西沒有人可以從你身上帶走,它們只屬於你,而這就是我「愛」這裡的原因。

很有趣的是,在我大學的時候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我敢肯定多數人會認為,是我們擊敗Wisconsin或者是擊敗Kansas,但其實都不是,印象最深刻反而是在準備比賽的時候。

要面對Kansas的那天晚上,我練完球也吃完晚飯後,我走到了學校大廳,來到了轉角遇到了一些隊友,他們坐在地板上,穿著練習衣帶著筆電,打著電腦,我問他們說「你們都在幹嘛啊?」所有人異口同聲說「期中要到了!」
這是真實的故事,面對Kansas前的12小時,這可能是我們生涯最重要的比賽,這些男孩就在大廳上努力寫著期中報告,努力跟WORD奮鬥!天阿我真的太愛大衛森學院了。

我記得Doug Gottlieb這位選秀的分析師,談到有六個控球後衛條件比較我優異許多,ESPN體育中心甚至還把這段話放上Twitter…幾年後,當我在勇士隊成功時,有人找到了這篇貼文,並且在重新轉發了一遍,到現在三不五時還會看到。

雖然現在我可以笑笑面對這些評論,但當時真的很難形容這些評論有多困擾我。那些人所做的分析,還有那些球探報告,不斷攻擊我不能改變的事實,就是「小一號球員」、「非進攻終結者」、「發展嚴重受限」,直到今日我還是可以把這些評論羅列出來。但更瘋狂的是直到今日,即便我已經展現出我的能耐,即便現在有一些特別類型的球員進到NBA展現能耐,你還是會看到那些所謂專家所做出來的分析還是一樣,專注在「你不能改變的劣勢」上,而非在「你能創造出的優勢」上

等一下,我有一個想法。

我把他叫做「被低估的巡迴之旅(The Underrated Tour)」

籃球有一堆的訓練營,這些訓練營遍及美國甚至全世界,這真的很棒也特別,這些訓練營也可能是未來NBA球星聲名大噪的地方,我們應該持續保有訓練營。但我也一直在想訓練營的其他事情,如果你仔細一看,這些訓練營都差不多,參與的小孩也幾乎都一樣,每個訓練營看到都是一樣的人,球探對這些人也早就很熟悉了。

我一直在想…我先說我並沒有要剝奪這些小孩參加訓練營的權益,他們很厲害,未來也都可能是明日之星,但,其他的小孩呢?那些因為某種原因而被低估的小孩呢?我認為那些喜歡打球的孩子,他們應該要能夠持續探索自己,但現實上,他們可能被一些人(球探、球評)貼上標籤,而限制了他們參與訓練營的機會。現在的狀況是,這些小朋友在挑戰自己的能耐之前,都已經被別人的標籤給限制住了。

這就是「被低估的巡迴之旅(The Underrated Tour)」背後的想法:我想與樂天集團建立一個訓練營,為了那些沒有被簽約並且被評比為3顆星以下的高中球員,一個為了「愛打球小孩」而辦的訓練營,同時也要讓那些球探知道,他們所認為的劣勢,可能就是他們隱藏不露的真實力。

一個不讓任何人撰寫你人生故事的訓練營。

有時候我也曾經發現,當你有了一點成就之後,這些「被低估的感覺」就會消失,而當你達成某種終極目標後,他就會永遠消失了。

但我自己的經驗告訴我,說實在的這永遠都不會消失。在我的腦海中,他從來沒有消失或變少過。

不是2010年,試著讓五支球隊後悔他們的選秀決定
不是2011年,試著表現出我是一個有價值的球員而不是交易籌碼
不是2012年,試著要度過腳踝受傷的難關
不是2013年,試著要符合自己的合約價值,雖然很多人覺得我不值得這個錢
不是2014年,試著要打臉那些專家說「Curry的打球風格不適合在季後賽」
不是2015年,試著要打臉那些專家說「Curry的打球風格不適合在季後賽總冠軍賽」
不是2016年,試著要打破公牛72勝的紀錄
不是2017年,試著要理解為什麼在3比1優勢下還輸了總冠軍
不是2018年,試著要克服各種傷痛以及超猛的火箭隊,還有那些擋在我們前面的障礙物
不是2019年(天阿!今年也不是),當有人要埋葬我們的成就時,我們試著從墳墓裡跳出來繼續創紀錄。

我肩上的那些壓力(被低估的感覺)從來沒有消失過,他只是越來越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了。

17年以來對我而言最大的事情之一,就是我終於了解了我自己。被低估的過程,就從這世界施加在你身上開始,但當你理解後就可以運用他,變成把你的感受賦予在這世界上

當我越想越多時,我就越能理解這些,以及為什麼我們要發這個聲明,也是為什麼我要開始「被低估的巡迴之旅(The Underrated Tour)」,因為我已經有了一個這樣的訓練營了,而且還非常棒。

 

本文翻譯自the players tribune網站 原文出處 https://www.theplayerstribune.com/en-us/articles/stephen-curry-underrated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