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秉昇 MLB專欄】金廣鉉&山口俊 旅美首年表現點評

今年大聯盟有兩位來自亞洲職棒的老經驗投手,初次在美職最高殿堂投球:在韓職SK飛龍隊有12年投球資歷、現年32歲的韓籍先發左投金廣鉉,以及具備14年日職經驗、現年33歲的日籍右投山口俊。一轉眼,大聯盟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而縮水的2020例行賽季已接近尾聲,本季這兩位首度投身大聯盟的亞洲投手表現如何呢?本文將帶各位簡單回顧金廣鉉和山口俊的大聯盟處女年成績,並以細部的球路追蹤數據,了解兩位在大聯盟首季的投球特性與發揮。

首先看到金廣鉉,以下是他截至例行賽最後一週前、9月21日的數據:

項目 場次 先發 局數 防禦率 FIP 三振率 保送率 被打擊率 滾地球率 被擊球初速 WAR值
金廣鉉 7 6 34 2 0 1.59 3.97 15.8% 7.5% .187 49% 87.8英里 0.5
大聯盟平均 x x x x x 4.46 4.46 23.4% 9.2% .242 42.6% 88.4英里 x

要不是上一場先發對海盜投5.1局掉4分責失,金廣鉉的防禦率會更加漂亮,不過能在大聯盟生涯前7場出賽投出低於大聯盟平均近3分的防禦率,仍值得嘉許。當然,34局的樣本數實在是小到不行,我們無法論斷金廣鉉是否真的足以長期承擔大聯盟先發輪值的角色,但可以確定的是,紅雀接下來會持續給予他穩定的出賽機會。

雖然金廣鉉的FIP高於防禦率不少,但仍落在非常紮實的4以下,顯示他在排除守備因素的投球表現上,如三振、保送、被全壘打率等,也都夠水準。此外,他的被打擊率、滾地球率、被擊球初速等擊球數據,亦皆優於聯盟平均,這無疑又是個好消息。

去年,金廣鉉投出可說是他職業棒球生涯最好的一季,累積190.1局投球防禦率僅2.51。赴美後的第一個例行賽季,到目前為止也投出優質內容,對於這名照理來說已過球技巔峰的選手而言,實在是再好不過的發展

從數據看得出來,金廣鉉並不是高三振率的投手,而且他的速球球速也不快,截至9月18日,其四縫線速球的均速只有90.3英里。因此,他主要是靠控球以及製造弱擊球來抑制失分,這兩點現階段都做得還不錯,保送率壓在平均之下,被擊球初速也比平均低。

他四縫線速球的極速大概就是92、93英里,一場先發裡面可能可以看到個幾顆。儘管速度不快,轉速普通,卻帶著一點往右打者內角竄、卡特球味道的尾勁。

金廣鉉四縫線球的滾地球率達到55%,遠高於平均,而且在今年所有被打進場內至少40次的四縫線球中,高居第3,僅次於Brad Keller和Brent Suter的四縫線球。儘管近年來,四縫線球被認為應該要被投在好球帶上緣,去製造揮棒落空,但這並非金廣鉉投四縫線球的方式。他通常會把四縫線球壓在好球帶下緣,或者更低的位置,如此型態就能解釋為什麼他四縫線球的滾地球率會那麼高。金廣鉉有53.4%速球都投在好球帶九宮格789或更低的位置,這比例在大聯盟裡能排進前5高。

壓低速球進壘點之外,金廣鉉還有其他球種來做搭配,才能發揮最大投球效益。他很仰賴一顆能夠變換速度的滑球,這是他在速球以外投最多的球種,比例達到32.5%;另外,他還有均速落在80英里出頭的變速球,以及速度有時會掉到60多英里的大曲球。金廣鉉的4種球路都沒有非常頂尖的球路品質和主宰力,他揮棒落空率最高的球種——曲球(29%)——反倒是他使用頻率最低的球種(不到10%)。

從金廣鉉普普的球威、高於防禦率的FIP、遠低於聯盟平均的三振率、並非特別突出的保送率來看(雖低於平均,但也沒有到優異),他不到2.00的自責分率摻了一些運氣成份在其中,當投球樣本數增加,應該會上升到3.00以上、甚至可能會到4.00左右,不過就算是那樣,以紅雀給金廣鉉2年800萬美金的合約來看,也算是報酬很大的投資了。

接著把焦點轉移到山口俊,以下是他截至例行賽最後一週前、9月21日的數據:

項目 場次 先發 局數 防禦率 FIP 三振率 保送率 被打擊率 滾地球率 被擊球初速 WAR值
山口俊 14 0 22.2 2 3 6.35 5.08 24.3% 15.5% .235 40.7% 88.4英里 -0.1
大聯盟平均 x x x x x 4.46 4.46 23.4% 9.2% .242 42.6% 88.4英里 x

過去在日本,山口有擔任過先發投手的經驗,2018和2019賽季合計,他就幫讀賣巨人吃下324局的局數,因此,雖然他來到美職後(2年635萬美金)都是以中繼後援的角色登板,但大多被當作長中繼使用,今年他投至少2局的場次就有6場。

儘管山口的帳面數據看起來很不理想,但其實在9月15號被洋基豪取7分的悲劇登板之前,山口的表現是很不錯的,防禦率僅3.98,FIP也是低於聯盟平均的4.36。9月15號那次登板,山口投1.1局就投出4次保送、2次觸身球,控球大走樣,導致帳面數據全面失控,但不具長期表現的代表性,所以山口大聯盟處女年的發揮事實上沒那麼糟糕。

山口最主要解決打者的武器,是他速球和指叉球的組合。縱使他也有滑球和曲球,但這些變化球種出現的頻率不高,山口使用四縫線球和指叉球的合計比例,大約佔他總投球數的80%。雖然山口的速球,均速(91.1英里)、平均轉速(2132轉)、位移表現都不是特別突出,但打者到現在對他這顆速球的揮棒落空率達到28%,高於聯盟平均。而山口的指叉球,也繳出差不多的揮棒落空率,達到30%。

山口四縫線球和指叉球的位移方向類似,都是朝右打者內側跑,但他的指叉球跑的幅度和下墜程度,都比四縫線球更大,因此能跟速球創造很好的共軌效應(出手時打者以為是相同球路,直到球行進至本壘板的中後段,才驚覺是不同的球種過來)。以下是上個月山口對Jay Bruce投的5球三振,完美演繹了他四縫線速球和指叉球正確搭配之下的三振效果:

山口今年成績沒能達到最理想狀態的主因,跟他在9月15號被洋基砲轟的原因一樣,就是在於控球。如果他能更優化球路進壘點,減少保送和失投球,會成為藍鳥牛棚裡面非常值得仰賴、運用的一枚活棋。

(撰文:李秉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