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秉昇 MLB專欄】菊池增新滑球強化實力 力求擺脫去年陰霾

西雅圖水手在2019年初以4年5600萬美金的合約簽下日籍名投菊池雄星,期望他能扛下中段先發輪值的任務,提升球隊的投手戰力;沒想到菊池赴美首年,就因為投球機制和控球太不穩定,加上兩個主要變化球(滑球、曲球)之間缺乏顯著差異,打者易於辨識及猜測直球做攻擊,導致他繳出全聯盟最差的先發投手成績之一:高達5.46的防禦率,比聯盟平均差了20%,在所有投至少150局的投手中,排在倒數第二名,只比Rick Porcello的5.52好那麼一點點。此外,由於他去年太容易挨轟(32場先發就挨36轟),致使其投手獨立防禦率FIP暴增至5.71,這數字是至少投150局的投手中最高的。

菊池悲劇的首年成績,不僅沒達到當初水手的預期,更直接對他們的戰績造成傷害。這樣的發展,對於自我要求甚高、總在想辦法精進球技的菊池來說,尤其難受。於是休賽季期間,菊池痛定思痛要做出改變,而他也確實做出了改變,並且將它們體現在本季賽場上。

雖然開季至今3場先發,菊池的防禦率5.28比聯盟平均差23%,看起來還劣於去年的數據,但若探究實質的內容,就會發現其實菊池今年進步非常多。儘管本季數據樣本還少,但開季15.1局投球,菊池繳出的三振率(25.8%)、滾地球率(57%)、還有僅2.05的FIP,都比去年大幅躍進。另外,3場先發下來,菊池最讓人有感的改善是沒有被對手擊出任何全壘打,這顯示他的球不再像去年那麼好鎖定、好攻擊。縱使菊池的控球仍無顯著進步,使得他本季有時仍會有一些單局爆的情況,可整體投球內容的提升,是明顯且有感的。

讀到這裡,相信大家都會問:既然控球沒有進步,本季保送率甚至還比去年高,那菊池究竟是做了什麼改變,讓他的投球壓制力和投球水準提升?

答案在於他的球速增加、球種改變,以及球種改變帶來的搭配效應。

菊池去年壓制力不足的重大原因之一是,在打者容易鎖定他速球攻擊的情況下,速球球速和尾勁又不夠出色,所以屢屢挨打。上個球季,打者對他速球的擊球品質非常好,預期加權上壘率xwOBA高達.410(聯盟平均為.325),他被打的36轟當中,有超過一半(19支)都是來自速球。當時,菊池的速球均速為92.5英里。

來到今年,菊池有效提升速球球速,四縫線球的均速來到95.1英里,比上季上升了超過2英里,如此的速度提升對壓制打者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也因此,他速球造成的打者揮空率從去年的16%,上揚到了本季的29.4%。

不過速球球速提升,事實上還不算是菊池本季最令人驚艷的轉變。

菊池本季最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轉變,是他增加了一顆新的滑球到武器庫,並且完全摒棄去年使用比例達到15.4%的大曲球。這顆新滑球在不同的球路追蹤系統資料庫有不同的歸類,有的系統把它歸類成滑球(Statcast),有些則將之放在滑球類別,並把他的舊滑球視為曲球(Brooks Baseball),但事實上它就是一顆滑球。菊池加入這顆速度飛快、均速達92.4英里的「新滑球」到他的配球選項中,並且保留他原本速度較慢的滑球(均速約84英里),而這兩種不同型態的滑球,也成為他本季最主要的變化球武器。

菊池在今年的春訓有提到,去年一直困擾他的問題之一,是他的舊滑球太像他的曲球,所以打者比較容易選掉,讓他們在取得球數領先之後,較輕易抓到直球製造破壞。菊池這顆均速超過92英里的新滑球,設計的目的就是為了創造出跟速球很像的視覺效果,使打者無法紮實掌握球心。

現在棒球界在球路設計上的主流趨勢之一是,創造跟某一種球路性質接近、但最終的進壘點變化和尾勁不同的球種做搭配,舉例來說,多練一顆跟速球相近的卡特球、滑球,或是跟曲球相近的大幅度變速球、指叉球,進而混淆打者,提高他們猜球的難度,減低球被咬中球心的機率。今年的菊池,就是在做這件事情。

這顆新滑球的位移雖然不比舊滑球,但它跟其他球路(速球)搭配起來,能創造出更好的欺敵效果和整體效益,連帶讓菊池所有球種的揮空率都提高。就算打者揮到這顆滑球,也常常只能打成滾地球,搭配上他面對右打者才會使用的變速球,菊池本季的滾地球率上揚了超過10個百分點(44.8%至57.5%)。

這麼講或許有點抽象,我們可以用實際的案例來說明。在上一次先發對上落磯強打Nolan Arenado的第一個打席中,菊池投到2好1壞的球數領先。這時打者會擴大攻擊範圍,所以投手通常都會投好球帶外面的引誘球,來試圖解決打者,但若是去年的菊池,投速度很慢的滑球跟曲球都很容易被打者辨識出來,加上控球不是那麼精確,因此不太容易成功引誘打者出棒,倘若失投,又很可能被重擊;但來到今年,菊池能在此狀況下使用他類似速球的銳利滑球,就算不小心投到好球帶裡面,打者也不易掌握球心,假如投到好球帶外側一點點的最佳位置,那打者更是有很高的機率揮棒落空,或打出不營養的擊球。以菊池對Arenado的那個打席來說,他就在2好1壞時投出了絕佳的內角滑球,讓打擊能力頂尖的Arenado打成軟弱的游擊滾地球,製造出局數。

新滑球的加入,使菊池能在速球系球路和變化球路間創造更好的視覺共軌效應,讓打者不易分辨球種,連帶提高各個球種的威力和壓制力。速球球速提升,揮空率和滾地球率提高後,菊池的投球內容自然會有所進步,也不容易遭到打者成功鎖定挨轟。就算帳面上的自責分率仍偏高,但從他的被打擊率、被擊球品質、FIP等數據來看,可以預期菊池接下來的自責分率應該會有所下修,投出比去年顯著進步的成績。

近年來,我們看到不少投手都在加入一顆速度更快的變化球或卡特球後,大幅改善投球數據,舉凡老虎隊的Matthew Boyd、響尾蛇的Robbie Ray、皇家隊的Danny Duffy、光芒的Blake Snell、之前在大都會的Zack Wheeler等人,皆是如此。今年,我們看到總是思考該如何改善球技的菊池,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試圖讓才剛加入美職就逐漸被邊緣化的自己,迅速要回在球場上的壓制力和影響力。

當然,菊池還是有不少需要改進的層面,包括他來到美國一直遇到的問題,如投球機制的穩定性、控球能力、配球順序等,都還有進步的空間。而這些問題若沒有獲得相應的調整,即便菊池投球內容比去年好,進步幅度仍會受限。因此菊池下個階段的目標會是修正他的控球,向前輩達比修有學習(達比修從去年起控球大幅改善,從原本控球令人擔憂的投手,變成控球大師,整體表現亦明顯進步),成為更臻於完善的先發投手。

菊池現年不過才29歲,合約在今年球季結束之後,還有2年要走,所以他還有時間持續做調整,把自己修正到潛力極大化的狀態。從菊池今年提升的球威和新增的球種威力來看,若控球問題能獲得解決,他是有可能成為足以入選明星賽的大聯盟投手;倘若不行,應該也還是能成為堪用、數據落在平均水準的大聯盟後段輪值投手,而這樣的結果我想也是水手能夠接受的。只要菊池不要再投得像去年那樣難堪,他在美職的剩餘生涯就不至於被歸類為失敗。

(撰文:李秉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