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秉昇 MLB專欄】新一代安打製造機降臨 球賽有他變得更好看

近5年來,隨著大聯盟的用球變得比較彈、飛得比較遠,加上進階數據強調長打的觀念興盛,以及飛球革命打擊哲學的導入,球團愈來愈重視能夠穩定輸出長打、具備一定長程砲火的打者,許多球員也傾向於將自己改造成長打型球員,或至少成為一名長槍,如此趨勢的結果是,大聯盟賽場上愈來愈少見以「巧打」、「高打擊率」著稱的安打製造機型球員。

雖然從數據分析的角度看,長打得分的效率和效果,確實遠比多支一壘安打串連好很多,能帶給球隊更大的效益,但巧打型的高打擊率打者能帶給棒球的附加價值是,多元戰術的應用、畫面的可看性、藝術美感的成分,而這幾個元素正是當代美國職棒逐漸失去、弱化的環節。

談到大聯盟史上著名的安打製造機,你會想到誰?相信21世紀初期的球迷,第一個想到的肯定是鈴木ㄧ朗,而他也確實是「長打數據不優、但巧打技巧超群絕倫、巔峰期打擊率突破天際」的代表人物;如果你是更老一點的球迷,可能會提到兩名3000安俱樂部的成員:Wade Boggs和Tony Gwynn;若你是近10年才開始看球的球迷,可能會想起「剛上大聯盟時」的Jose Altuve。上述這些球員都是單季不容易擊出雙位數全壘打、但打擊率通常能穩定保持在.300之上、一壘安打數為數眾多的巧打型安打製造機。

但就如同本文第一段所說,這樣的球員近年來真的愈來愈罕見,連帶影響到大聯盟賽事的球賽節奏、美感、刺激程度。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新一代的安打製造機似乎已經降臨了,就算他的打擊風格老實講並不符合當代美職的主流,但預計仍能憑藉著出色的手眼協調、擊球技巧、跑壘速度、防守能力,提供東家十足的貢獻:他是今年白襪隊農場的第四強新秀、二壘手Nick Madrigal。

Madrigal是白襪隊前年在選秀會以首輪第四順位籤選進的優質大學內野手,差不多才過2年的時間,他就已經登上大聯盟(在美國時間7月31日完成大聯盟生涯初登場)。

Madrigal身材毫不起眼,173公分79公斤,在棒球場上看起來就是比別人矮一截、小一號,不過就像太空人的Altuve,先天條件並沒有限制Madrigal的想像力和潛力開發。在專家眼中,Madrigal擁有可能是球界最佳的擊球功夫和手眼協調能力,幾乎沒有他打不到的球,但同時,他也不會亂揮一氣,仍具備高於平均水準的選球功力和好球帶掌握度。

大學3年間,他在棒球名校奧勒岡州大(Oregon State University)繳出.361的高打擊率之餘,選到的保送(58次)更比被三振數(37次)多超過20回,另外附帶39次盜壘(成功率約85%),非常符合傳統棒球對優質開路先鋒的定義。進職業後,他延續大學時的身手,沒有辜負白襪隊的高度期待,去年在高階1A、2A、3A等3個層級,他合計繳出.311/.377/.414的優質巧打型打者打擊三圍,並且盜了35個壘包(成功率73%)。

最不可思議的是,Madrigal去年在532個小聯盟打席中,僅僅只被三振16次,僅3%的三振率在小聯盟所有累積至少150打席的打者中,排在最低;此外,他還選到44次保送,因此能繳出.377的高品質上壘率,如此上壘表現以一名以追求高擊球率的巧打型而言,實屬難得。另外,他111支一壘安打比4支全壘打多出了超過26倍,而大聯盟過去20年來,繳出最多單季一壘安打數比全壘打數多出26倍以上賽季的球員,正是鈴木一朗(2004、2007、2008、2010)。

Madrigal的打擊表現、擊球風格、球員型態,其實都非常近似於生涯初期的Jose Altuve。兩人都是身材矮小的二壘手,以高打擊率、巧打技藝、跑壘速度出名,唯一的差別是,Altuve在小聯盟時期就曾展現他有長程砲火的潛力,後來也在生涯中期養出了長打實力,而Madrigal則是一路以來始終如一,從大學到職業長打的輸出都只能算十分邊緣,未來恐怕很難打出全壘打上雙位數的賽季,這會是他的最大弱點。

不過Madrigal上大聯盟後沒多久,就展現了他十分不凡的巧打功夫、把球打向球場各角落的能力。在美國時間8月2號對上皇家的比賽裡,Madrigal不僅敲出生涯首安,還單場4支安打、跑回2分,而且這4支安打亦充分體現了其打擊風格與傾向。

第一支安打,是在2好1壞球數落後的情況下擊出的,面對一顆外角投得不算差的滑球,他以非常短的揮棒軌跡,順勢把球帶到右外野,縫線球因此落地形成一支反方向安打。

第二支安打,他在2好0壞球數絕對落後時,把投手投得非常好的內角低伸卡球,打成穿越中線的滾地安打。這個球投手達到他的目的,內角低的伸卡球讓打者擊成滾地球,但Madrigal仍能敲出不錯的擊球品質,使球能在被野手攔截到前,撕裂防區。

第三支安打,又是一支在球數落後時敲出的安打,2好1壞,面對同樣投得不差的外角滑球,他像擊出第一支安打那樣故技重施,再把球碰成右外野落地的推打安打。

第四支安打,幾乎是第二支安打的翻版,一樣是在球數絕對落後的狀況下擊出,一樣是中間方向的穿越安打,唯一的不同之處是,這球投手失投,把速球投到了紅中的位置。

4支安打,都是在球數落後時打出,其中只有一球是投手失投球,其他3球都算是不太好打的球路,而且落點分佈在中間和反方向。這些事實都反映出一名安打製造機、巧打型打者的攻擊特質,要能在這些不利於發揮的情況下,穩定創造品質不錯的擊球、輸出安打,才能保持高打擊率。Madrigal的打擊或許爆發力不像全力揮擊的型態那麼強(若遇到值得大棒攻擊的球路,他也是能擊出強勁的平飛球或全壘打),但卻展現了近年來愈來愈少見的巧打藝術與美感。

當然,Madrigal並非大聯盟現今唯一採取這種打擊風格和形態的打者,雙城隊的Willians Astudillo和Luis Arraez也都是高擊球率、高打擊率、低三振率的球員。美國知名棒球媒體「棒球指南」(Baseball Prospectus)的專家更指出,Madrigal的模板就是去年繳出.334高打擊率的Arraez,只是多出了速度。未來,筆者相信Madrigal有機會在大聯盟打出.320打擊率、超過200支安打、盜壘數超過30次的賽季,並且站穩白襪二壘的位置至少5年以上的歲月。

筆者認為,就算因為用球性質的關係,現在大聯盟的環境較有利於長打型打者發展,但美職最高殿堂仍需要更多像Madrigal、Arraez這樣的打者,如此一來球賽的變化度和風格多樣性才會提高,棒球的吸引力和美感也才得以增加。

(撰文:李秉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