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B》無所不在的歧視 大聯盟球員分享親身經歷

2008年,Freddie Freeman 和 Jason Heyward 還在小聯盟打拚,有一次比賽結束後,Freeman 眼泛淚光跟 Heyward 說「你有聽到那些人對你說的那些話嗎?」,Heyward 回說「對阿兄弟,我聽到了」,Freeman則說「我過去從來都沒看過這種事。」

 

Freeman 所謂的「這種事」就是棒球場上常見的種族歧視,或更精準地說是對黑人的歧視,即使像 Heyward 這種當地知名的球星,也會遇到球迷的歧視對待,不難想像,在大聯盟跟小聯盟一定有更多黑人球員飽受各種歧視,波士頓紅襪也坦承,在比賽中,有球迷會朝著球員說一些種族歧視的話。ESPN 訪問了一些非白人球員,試圖揭露棒球場上無所不在的種族歧視。

 

LaTroy Hawkins(球員生涯1995-2015)

「在我投球的生涯中,很少有黑人投手,不過在明尼蘇達沒有種族的問題,但當我在2004年被交易到小熊時,開始有很多種族歧視的言論,有時候我會收到郵件,或是在巴士上,他們會叫我黑人(N開頭歧視用語),我手邊還留有一封郵件,信裡面罵我的家人,我不敢相信怎麼會有人這麼恨我,而且我們還不認識」

 

Jason Heyward(球員生涯2010-至今)

「最近,我回憶起小聯盟的日子,我被亞特蘭大勇士選上,一開始在家鄉球隊打球,即使如此,仍然會有人對著我大罵,任何難聽的話我都聽過,上了大聯盟之後,到了亞特蘭大,即使在主場還是會遇到這種事,在客場也會。」

 

Tony Gwynn Jr.(球員生涯2006-2014)

「對我來說,有點不一樣,我有個爸爸是名人堂球員,我的叔叔在場上也受人尊敬,所以對我來說這應該是個優勢,不過在小聯盟,根本沒人管你爸爸是誰,這應該是我第一次遇到種族歧視的事情,有一次我跟隊友,都帶著女朋友去酒吧,我們是一對黑人,我隊友是一對白人,現場有一個女生叫我女朋友黑人(N開頭歧視用語),後來我們就離開了,不然就要開幹了。」

 

Dusty Baker(球員生涯 1968-1986)

「我以前在芝加哥的時候,曾經被指控捏造事實,FBI到我的辦公室,跟我說我捏造事實博取同情,但我從來沒有捏造事實,我從來不害怕站出來說話,當時,很多人害怕站出來,因為你很有可能丟掉工作,當時,黑人球員在球場上一點保障都沒有。」

 

Bruce Maxwell(球員生涯 2016-2018,唱國歌時第一位單膝下跪的棒球員)

「我總是感覺很多事情都不能說、不能做,老實說,我根本不能站出來說或做任何事,我覺得黑人球員都感受到一種恐懼,那就是可能因為你的一些言論,導致工作都沒有了。」

 

為什麼大聯盟跟美式足球或美國職籃不一樣?

 

Ken Singleton(球員生涯1970-1984)

「那些聯盟沒有黑人根本不可能存在,所以他們敢大聲說話,群體的力量是很強大的」

 

Tony Gwynn Jr.(球員生涯2006-2014)

「為了要當上職業球員,我們必須要經歷很長的過程,才有可能成為那種說話有份量的人,人數是很重要的因素,在美式足球或美國職籃裡的非裔美國人很多,基本上沒有他們就沒有那些聯盟,所以也讓他們有機會能為非裔美國人發聲。很不幸的,棒球選手要花很多很多時間,才能成為敢站出來說話的人,畢竟你在這邊是少數的人,我們不像其他聯盟非裔美國人很多,對我來說大概花了六年,我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想想Adam Jones,他很敢表達自己的想法,但那也是等他真正成為明星球員之後才敢。對我們來說,必須要想到我們的家人,不希望因為發表任何言論而導致失業,或讓家人受影響,我覺得所有黑人球員都遭受一樣的處境。」

 

Bruce Maxwell(球員生涯 2016-2018)

「就是數量問題,人多之後就有力量,我覺得沒有人會關注你在場外的事情,不管你是白人或黑人,尤其是黑人,根本沒人會管你住哪裡,或你過得好不好。在美國職籃或美式足球裡的非裔美國人很多,如果他們聯合起來,聯盟勢必要尊重他們的意見,在棒球呢?沒有人有辦法對抗這個棒球體系,因為一但如此他們可能隔天就不在了。」

 

LaTroy Hawkins(球員生涯1995-2015)

「在棒球圈裡,非裔美國人不覺得自己被賦予說話的權利,但我一直很愛發聲,在休息室裡,我也會要球員尊重我,即使他們不喜歡,我還是照做,如果我現在還是球員,才不管有任何後果,唱國歌時我肯定會單膝下跪。」

 

對於唱國歌單膝下跪,球員們的看法

 

LaTroy Hawkins(球員生涯1995-2015)

「這跟國旗或愛不愛國沒有關係,國旗在大家的心中都有不一樣的意義,它也不代表自由或政治,尤其現在不公不義的事在美國到處可見」

 

Dave Roberts(球員生涯1999-2008,道奇總教練)

「我當然覺得球員可以決定自己看事物的觀點,我知道這件事是一個無聲的抗議,黑人用各種方法爭取平權,但都沒被重視,這國家強調言論自由,但對我而言,我在國旗前面還是會站著,我也理解,社會上不公仍然存在,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Jason Heyward(球員生涯2010-至今)

「對我來說,這就是集體的力量,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事,不管是下跪或是互勾手臂,不管是甚麼我都願意做,我們都知道國旗代表的意義,我生長在軍人的家庭,他們對於Maxwell以及Kaepernick所做的事都很認同,在這個國家的人,被要求唱國歌時要立正面對國旗,我覺得很好,但我們也是這國家的人民,卻沒有受到同等的尊重,如果你希望我們對於國旗感到驕傲,那這國家就需要平等對待任何人。很可惜,這不是事實,想想看我家人,他們在外面為了這面旗打仗,回到家鄉卻受不平等對待,真的很難嚥下這口氣。」

 

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LaTroy Hawkins(球員生涯1995-2015)

「我知道接下來會越來越好,我不想要說等待這個字,因為馬丁路德金說『等待就是永遠不會發生』,但球團中有些年輕的總管,他們在雇用人時有更多元的想法,讓有更多元的人參與球團事務,對棒球來說很有幫助,帶來了不同的觀點,會讓工作場合更友善。」

 

Tony Gwynn Jr.(球員生涯2006-2014)

「我覺得我爸有兩種情緒,我們現在還在討論這種事情,他應該感到很失望,因為這是他那一輩在討論的事,另一方面,他也感到很興奮,因為有些正面的事情漸漸浮出,很多人已經開始接納各種聲音。我正在經歷人生中從未經歷的改變,因為即使不喜歡我,還是有人會向我徵詢意見,願意與我們溝通,過去連溝通都不太可能。」

 

Jason Heyward(球員生涯2010-至今)

「我對於『我們』感到驕傲,我們站在同一陣線一起發聲,一起討論該如何組織聲量,我們不是站出來說要開戰,或謾罵這世界,我們希望有所改變,長期以來我們受到打壓,不敢站出來表達立場,如果現在不做,還要等到下一代嗎?」

 

Dave Roberts(球員生涯1999-2008,道奇總教練)

「Clayton Kershaw以及David Price發起了一次球隊會議,主要是表達他們的立場,以及如何傾聽黑人球員的心聲。大家都不了解黑人球員的遭遇,一但離開了球場後,他們在社會上被對待的方式,導致他們有不一樣的想法。這次會議完全是球員自發性組織,並且邀請我參加,在棒球圈裡,許多球員與隊友之間,都是很敞開心胸去理解對方,這個會議主要就是討論George Floyd的事件,Kershaw是主導這次會議的其中一名球員,他發自內心想要真正傾聽大家的聲音。這些球員希望能聽到隊友或是教練的聲音,對我來說,這會議影響非常大,真的。」

 

Jason Heyward(球員生涯2010-至今)

「我們正處在轉變的開端,在這之前,只要球員公開表達立場,通常都會有嚴重的後果,現在,是我們重啟對話的時候了,大聯盟也開始傾聽各方意見,並且也表態『Black Lives Matter』,自從我去芝加哥後,他們希望我能做自己,而且總管也會找我談話,我們會互換意見,他們甚至希望我能站出來發聲,過去根本不會有這種事,這就是很正向的發展。」

 

Bruce Maxwell(球員生涯 2016-2018)

「我希望當時我做的時候(單膝下跪),我們能有更多的黑人球員過來找我,一起來想辦做一些事情,幫助我們的族群,並且持續與大家保持聯絡,一起表達立場。但,大家都只擔心自己的表現,還有他們的荷包,我並沒有希望大家可以跟我一樣,因為我的遭遇,我也不會期待大家唱國歌時單膝下跪。總之,只要大聯盟的黑人球員仍然是少數,那未來就不會有任何改變。」

 

Tony Gwynn Jr.(球員生涯2006-2014)

「我覺得從非裔美國人中,你可以知道,這是一個不一樣的經歷,白人球員站出來發聲,會有完全不一樣的對待,這是一直存在的狀況,這也是大家默認的事實,但現在年輕一代的球員,在這時間點,確實有機會能改變現狀。」

(編譯:吳仁裕。全文翻譯自 https://www.espn.com/mlb/story/_/id/29356125/if-not-now-black-mlb-players-present-needs-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