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B》Halladay濫用藥物內幕 遺孀:結局不該是如此

Roy Halladay的球員生涯,雖然風光明媚,退休後入選名人堂,但他的人生也在40歲的時候,因為一場飛機失事而終結,隨後的報告也指出,Halladay開飛機時的精神與身體狀況不佳,服用了多種藥物,包含了抗憂鬱藥、嗎啡以及安非他命,很多人也許開始對這位傳奇球星打上問號,但這一切的開始都是為了棒球,為了能夠抵抗傷痛戰勝心魔,站上球場繳出激勵人心的成績,但,這卻開啟了一樁與魔鬼的交易案。

2013年10月中,Halladay的老婆打了一通電話給Steve Trax(Halladay的財務顧問,隨後兩人變成好朋友),她聲音聽起來很焦慮地說「他需要幫忙,他自己知道,而我也知道」,這通電話Trax印象很深刻,而電話中的「他」指的就是 Roy Halladay。Trax心裡大概有底,他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大聯盟當時最成功的投手,目前正在跟「心中的惡魔」奮鬥,那個惡魔就是「藥物成癮」。

2013年,Halladay背部以及肩膀的傷痛,讓他必須要吃止痛藥才能上場,最後變成過度依賴導致成癮,當Trax接到電話時,毫不考慮訂了機票,接近傍晚時間就到了Halladay家中,大家一致認為Halladay應該要去戒斷中心治療,Trax說「這對於他來說非常痛苦,他是一個很自傲的人,畢竟他有太多事情值得讓他驕傲。」不過他還是選擇去做治療,大概不到三週的時間,他就逃避不去了,因為他看到有人偷帶手機進去治療中心,深怕自己的事情會被公開,所以就選擇躲在家裡克制自己,但從結果看來效果有限。

 

2013年已經是Halladay在大聯盟的最後一個球季,當時已經36歲的他,曾經完成完全比賽以及於季後賽投出無安打比賽,世人已經知道他的能耐,但很少人知道他成功背後,不斷與「藥物成癮」、「憂鬱症」、「焦慮症」奮鬥的故事,而這些也導致了2017年飛機失事的悲劇。Halladay太太Brandy Halladay接受ESPN訪問時坦承,失事的原因讓她很痛苦,Halladay一直都有藥物濫用以及心理問題,不過她希望世人知道,Halladay的奮鬥過程,以及努力回到場上的決心,並且說「我不希望他的故事結局,就只是:一個濫用藥物的人,墜毀了自己的飛機而身亡」

1998年,Roy Halladay展開大聯盟生涯,馬上就在藍鳥隊投出成績,不過到了2000年卻大崩盤,對手開始發現他投球的習慣,而ERA 10.64也是生涯最糟糕的一年,隔年藍鳥把他下放到小聯盟,這對於Halladay而言打擊非常大,當時藍鳥的隊友,因為他酗酒越來越嚴重,也很擔心他的狀況。有一天,Halladay坐在床邊,泛著淚光跟老婆說「我很想從窗戶跳下去,但我運氣不錯,可能只會摔斷腿,明天還是要回到場上投球」,當天晚上,Brandy跑去書店,買了一本書給Halladay,書名叫做「The Mental ABC’s of Pitching」(投手最基本的心理建設),是由運動心理學家 Harvey Dorfman撰寫,書中一段話「投手一定會留線索,如果你持續被打爆,一定是有人發現了甚麼」,Halladay開始戒酒,在小聯盟時期,不斷調整他的投球動作,反而因此增加了他速球的尾勁,之後成為了他的招牌伸卡球,但更重要的是,他心理層面改變了。隔年他再度回到大聯盟,隊友兼好友Chris Carpenter回憶當時說「我記得他走進來時,感覺就像是一直屬於這裡,當時也有球員在背後說『天阿,這個人完全不一樣了』」,從2002到2011年,Roy Halladay拿下170勝、63場完投、18場完投完封,沒有人的成績比他更好,但很少人知道,他在每次下場後的人生有多掙扎。

歷史上的今天 Halladay投出完全比賽

Halladay 幾乎每天都需要使用鎮定劑才能入睡,尤其是在比賽的前一天晚上更是誇張,他老婆Brandy形容說「幾乎每場比賽前都會感到噁心,然後嘔吐無法入睡」,Halladay小時候總是很擔心讓人失望,長大後更是如此,他其實有社群恐慌症,也很害怕媒體訪問以及在大眾曝光,在2009年12月他被交易到費城人時,他的壓力大到幾乎快爆炸,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只好更壓榨自己,頂住這個壓力,而2010球季(轉隊到費城人的第一年)他的表現無話可說,更拿下了國聯賽揚獎,不過在2011年球季,國聯分區系列賽第五戰,Halladay第八局被代打替換下場,而這場比賽結束回到家後,Brandy說「當他回到家時,他跟我說聽到背部有『趴』的一聲,我記得他死命要從床上爬起來,然後突然打了噴嚏,就整個人摔到床下趴著,他完全無法再站起來,就那樣整整靜止10-15分鐘。在他的心中,不管身體會變成如何,他就是沒辦法停止打球,但我只希望我有個正常的老公,希望他健康。」

2012年春訓,Halladay開始使用鴉片來減緩背部疼痛,那一年的5月29日,投出完全比賽後的兩天,他因為背闊肌拉傷而被放到傷兵名單,而Brandy說,當時有一名隊友,轉介醫生給Halladay認識,據說他把一些藥私下賣給Halladay,直到2012年賽季結束,那年冬天,Halladay躺在床上發抖而且不斷流汗,才坦承跟老婆說,過去幾個月靠著止痛劑上場投球,現在開始有藥癮,產生戒斷症,之後躺在床上整整三週,並且告訴其他人說他得流感,這時候Brandy才真正認知到事態嚴重,並且跟Halladay說「你越是這樣,就越會把自己從這家庭抽離,我們希望的婚姻、生活,絕對不是要你坐在輪椅上過日子。」

2013年開始時,這也是Halladay的最後一個大聯盟賽季,不過在五月的時候,肩膀又動了手術移除骨刺,以及修復旋轉肌,這名大投手,幾乎已經被傷痛折磨殆盡,八月時重新回到球場上,不過並沒有表現太好,這時候的Halladay已經開始有些異狀,時常大量流汗,並且眼神空洞,連講話都很吃力,其中一名隊友Kyle Kendrick視Halladay為偶像,並且都會跟他一起訓練,他們的家人也會一起出去玩,他說到「在休息室,我的櫃子就在他旁邊,我試著要跟他講話,但你會有種,他的人並不在那的感覺,看到那一幕真的感覺糟透了。」這一年的12月9日,記者會上Halladay坦承因為肩膀以及腰部傷勢,最終宣布退休,並且說「跟醫生討論一下,他們認為在這階段,如果能選擇離開,把身上的壓力釋放,也許能開始過正常生活,甚至幫助我小孩的球隊贏球。」

不過退休生活並不容易,Halladay就跟Trax說過「天阿,這就是正常生活喔,真的太難了!」,過去18年一直都在大聯盟,每個時間點都有該做的事情,現在退休後反而失去了方向,不過很快的,Halladay重新開始玩起飛機,找到人生的動力,但Brandy認為,對於一個藥物成癮的人,開飛機真的太危險了,她說「我覺得在心理層面上,他不該飛行,他比較需要去思考,如何控制自己的疼痛」,不過Halladay說他只是希望找一個東西,能讓生活有所期待,所以雖然不願意,但Brandy還是支持他繼續飛行。

Halladay的父親是個職業的飛行員,飛行時數將近25000小時,他也認為自己兒子的飛行技術沒有問題,但是有時候會做太危險的行為,而且飛行不容許有任何閃失,要飛就要徹底把自己的身體顧好,所以2015年跨年完後沒幾天,Halladay第二次去參加戒斷中心的療程,這時候兩個小孩也能體會父親需要幫助,三月時,Halladay接著找了心理醫師,希望治療自己的憂鬱症、焦慮症、以及專注力失調症的問題,這時候Halladay已經好很多了,根據老婆Brandy說「雖然身體還是會疼痛,但在經過了戒斷治療以及心理諮商,他的心裡上好很多了,並且開始全心投入在兒子的棒球隊裡,擔任投手教練」,隨後他也幫助兒子的球隊拿下冠軍。

2017年11月7日,Halladay帶小孩去上學,Brandy正要去辦一些事情,並且夫妻倆約好,下午要去參加兒子的音樂會,而Halladay則選擇先去開他的Icon A5飛機,決定在早上11點47分起飛,這也是Halladay最後一次開飛機(之前飛行時數已累積超過721小時,Icon A5的飛行時數也超過51小時),不過這次他選擇往西朝向墨西哥灣前進,飛行高度非常低,根據目擊者說,那架飛機不段的急轉彎,又急速攀升,並且非常接近水面,最後再一次攀升後直直往下墜衝進水裡,Halladay則因為嚴重撞擊以及溺水身亡。

下午兒子的音樂會,Halladay當然沒辦法出席,Brandy非常著急,聯絡老公但都沒回覆,音樂會結束後,馬上打給Brooksville機場,但發現Halladay的飛機沒有降落,接著打給她哥哥,請他幫忙看一下飛機有沒有停在家裡,結果她哥回覆說「現場有警察在這邊,她希望能跟你說幾句」,這時候,Brandy就知道發生甚麼事情了。

隨後就如媒體報導的內容,Halladay墜機,並在體內驗出嗎啡、安非他命等藥物,但Brandy在Halladay入選名人堂時的演說提到「他希望每一個人知道,人不是完美的,不管用甚麼面向去看,我們都有缺陷,我們並非完美」,Halladay的兩個兒子以及太太表示,Roy Halladay即使最後一刻都沒有停止跟心中的惡魔戰鬥,他跟「藥物成癮」戰鬥,他為了「婚姻家庭」戰鬥,最後Brandy說「即使生活很掙扎,但你仍然能保有好的初衷,他從來就不想吃那些藥,他仍然想要當個好人,尤其當你知道他內心是如此想時,你就會更難過,所以我不希望他的故事結局,就只是:一個濫用藥物的人,墜毀了自己的飛機而身亡。」

費城人決定於Halladay完全比賽紀念日當天 為34號球衣退休

(編譯:吳仁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