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秉昇 MLB專欄】大地之母來攪局 10種特殊的大自然干擾比賽方式

中華職棒第七週的賽程,受到梅雨鋒面摧殘的關係,九場比賽只打了兩場,其中七場因雨延賽沒有打,令部分國外球迷感到驚奇。台灣屬於亞熱帶的海島氣候,春夏之交有梅雨、夏天有午後雷陣雨和颱風、秋冬又有東北季風帶來豐沛雨水,是個多雨的國家,以舉辦職業棒球賽事來說,實在有建造排水系統良好或是有屋頂球場的需求。

美國職棒大多數地區的氣候情況與台灣大不相同,因此熱愛戶外感的美國人把大部分的球場都建成沒有屋頂的形式(現行30座中有22座都是如此)。就算是多雨或氣候極端(過於乾燥炎熱)的區域,大聯盟的經濟規模也足以應付建造「開闔式屋頂」(現行有七座)或「巨蛋式」(現行有一座)的球場。所以在大聯盟,幾乎看不到像中華職棒這樣,有球隊連續五天的賽程完全泡湯的情形。

此外,美國有些地方是出了名的「全年陽光」城市,「因雨延賽」這樣的狀況在當地居民心中,幾乎是人生不曾有過的遭遇。以南加州的三座球場(道奇球場1962年啟用、沛可球場2004年啟用、天使球場1966年啟用)來說,它們建成至今分別只遇過17場、三場、12場因雨擇期再打的比賽,實在罕見。

即便如此,美國職棒過去也是有受到大自然極端狀態或奇妙現象導致比賽暫停,甚至延賽擇期再打的現象。美國的《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就曾整理出10種大聯盟棒球賽不受大地之母青睞、致使比賽暫停或延期的方式,筆者讀完覺得非常有趣,有大開眼界之感,因此寫在這裡分享給各位讀者。

大地震

時間:1989年10月19日
地點:舊金山燭台球場(Candlestick Park)
賽事:世界大賽第三戰(巨人 vs. 運動家)

1989年的舊金山灣區大地震,芮氏規模達到6.9,就發生在世界大賽第三戰開打前。這場災難雖然沒有造成燭台球場內任何人傷亡,但仍奪走灣區69條性命、使數千人受傷。第三戰也在地震發生後被取消,直到10天後才復賽。

昆蟲大軍

時間:2007年10月5日
地點:克里夫蘭傑考布球場(Jacob Field)
賽事:美聯分區系列賽第二戰(洋基 vs. 印地安人)

由於當年王建民仍處在巔峰期,所以洋基的季後賽事受到台灣人普遍的關注,這一幕在台灣球迷心中應該印象仍很深刻。在這場很緊繃的球賽中,一大群飛蟲降臨傑考布球場,讓球員們無不感到困擾,比賽甚至還因此暫停了一下,好給大家時間噴灑防蟲液,但效果顯然有限。洋基後援投手Joba Chamberlain受到的影響最大,搞砸了比賽,後來印地安人於延長賽獲勝。

大雪壓境

時間:2007年4月6日
地點:克里夫蘭傑考布球場
賽事:印地安人 vs. 水手

上面的影片只是示意,並非當年傑考布球場的畫面。當時是印地安人的主場開幕戰,比賽進行到快滿五局時,大雪突襲球場,經過數次的因雪暫停後,官方人員決定將這場比賽延期,擇日再打。這一波大雪影響真的很大,因為印地安人的主場開幕四連戰全都因此延期,甚至下一個對天使的系列賽,也被移到密爾瓦基的米勒球場(Miller Park)進行。那年直到4月13日,印地安人才首度於主場打完一場比賽。

暴雨不止

時間:1990年8月12日
地點:芝加哥柯米斯基球場(Comiskey Park)
賽事:遊騎兵 vs. 白襪

影片同樣只是示意。1990年,這場白襪跟遊騎兵的比賽表定下午1點35分開打,結果大雨降臨,球賽因此暫緩開打,沒想到官方竟等了七個半小時之久,才終於宣布該場比賽延期進行。官方宣布比賽延期時,竟然還有數百名死忠的球迷在場內等待。

極端寒冷

時間:2009年10月11日
地點:丹佛庫爾斯球場(Coors Field)
賽事:國聯分區系列賽第三戰(落磯 vs. 費城人)

影片僅為示意,非2009年季後賽的畫面。事實上,這場比賽最初的表定開打日期是10月10日,已經因為下雪和氣溫過低的關係延了一天才打。開打時,庫爾斯球場的氣溫僅攝氏1.6度,這比賽因此成為史上開打氣溫最低的比賽之一。

可怕高溫

時間:1988年8月26日
地點:德州阿靈頓球場(Arlington Stadium)
賽事:藍鳥 vs. 遊騎兵

有低溫就有高溫。1988年這場比賽開打時,氣溫達到攝氏42.8度,從北國加拿大來訪的藍鳥顯然難以適應酷暑高溫,全場只打出兩支安打,終場以1:5敗給遊騎兵。

艾琳颶風

時間:2011年8月28日
地點:美國東岸
賽事:多場東岸比賽

2011年的艾琳颶風重創美國東岸,許多大聯盟的週末系列賽都受到影響。洋基與金鶯的比賽延到週日打雙重賽,勇士和大都會的系列賽則是乾脆延期打。另外還有很多其他東岸的系列賽,則是選擇把比賽提前到週六打雙重賽,避免颶風攪局。

松鼠誤闖季後賽

時間:2011年10月5日
地點:聖路易布許球場(Busch Stadium)
賽事:國聯分區系列賽第四戰(費城 vs. 紅雀)

第五局,松鼠在費城投手Roy Oswalt投球時亂入球場,Oswalt抱怨松鼠的出現干擾到他,問主審剛投的那球是否可以不算,主審沒有答應。Oswalt續投,下一球就解決了打者。不過這隻松鼠的出現,讓紅雀多了一隻非官方的精神吉祥物「逆轉松鼠」(rally squirrel),最終紅雀不止贏了那場比賽,還贏得當年的世界大賽冠軍。「逆轉松鼠」後來還出現在紅雀當年的冠軍戒指上。

怪風亂入

時間:1961年7月11日
地點:舊金山燭台球場
賽事:全明星賽

影片只是示意用。據報導,1961年明星賽中刮起一陣大風,風力大到把正在投手丘上準備投球的國聯投手Stu Miller吹倒,導致他被裁判抓了一個投手犯規,進而讓美聯追平比數。即便如此,國聯最終仍獲得那場比賽的勝利。

駭人雷雨

時間:2012年7月8日
地點:德州阿靈頓球場
賽事:雙城 vs. 遊騎兵

猶如轟炸機投放炸彈的轟然巨響,把2012年7月8日在阿靈頓球場比賽的球員和裁判嚇得六神無主,特別是在本壘板附近的打者、捕手、主審,他們第一時間就小跑步退場,像極了空難場景。這場比賽也因此暫停了45分鐘才恢復進行。遊騎兵最終於延長賽以4:3獲勝。

(撰文:李秉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