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秉昇 MLB專欄】大聯盟提新季後賽制 利多於弊值得期待

據紐約郵報資深大聯盟記者Joel Sherman的報導,大聯盟正計劃提出一套新季後賽賽制提案,希望能提高季後賽的刺激程度和話題討論度,以及刺激電視轉播權利販售的價值。如果一切按照大聯盟的計畫走,球員工會也予以同意,這套新方案最快預計2022年、新勞資協議生效的第一年,就能施行。筆者認為這套新賽制提案對於美職未來發展,利多於弊,很樂見它在未來能通過一切程序,為一向留戀傳統的棒球帶來新改變。

大聯盟提的新制,將有感地改變現有的季後賽制度。主要的改變用條列式呈現在下方:

・外卡隊伍數量,從一聯盟兩隊,改為一聯盟四隊。
・每個聯盟因此將有三個分區冠軍和四支外卡球隊,合計七支季後賽隊伍。
・一年打進季後賽的隊伍從原本的10隊增為14隊,將近一半球隊都能進季後賽。
・取消外卡殊死戰,改為一整輪、六個對戰組合的輪次,贏家可晉級分區系列賽。
・新的第一輪賽制採三戰兩勝制,比賽全都在例行賽戰績較佳者的主場進行。
・聯盟戰績最佳隊伍直接保送晉級分區系列賽。
・另兩個分區冠軍,由戰績較佳者先挑選外卡後三名的其中之一,作為其第一輪對手。
・第三個分區冠軍,則從外卡後三名剩下的兩支隊伍挑選其中一支,作為其第一輪對手。
・外卡第一名、也就是四支外卡隊伍戰績最佳者,則直接跟剩下最後一支外卡隊配對,進行第一輪。
・第一輪勝出的三支球隊,加上保送晉級的聯盟戰績最佳隊,再依據過去規則進行接下來的聯盟分區系列賽,後續以此類推。
・保送球隊之外的兩支分區冠軍隊伍,挑選季後賽首輪對手的過程,將被製作成現場直播的電視節目,於例行賽全部打完的週日晚間放送。
・由於第一輪都在勝場較多的球隊主場舉行,因此可能會是打三連戰,應該會在例行賽結束的隔天或隔兩天開打。
・例行賽戰績相同時,不會再有第163場的加賽,而是會比較兩隊在例行賽的對戰成績,來決定他們在季後賽首輪的種子順序。

以今年美聯為例,如果採新制的話,進季後賽的隊伍就會變成太空人、洋基、雙城、運動家、光芒、印地安人、紅襪等七隊,而他們的種子排序和身份意義會是這樣:

1. 太空人:聯盟戰績第一,直接晉級分區系列賽。
2. 洋基:剩下兩個分區冠軍中,戰績較佳者,可以先從第五、六、七等三個種子中,挑選第一輪的對手。
3. 雙城:剩下兩個分區冠軍中,戰績較差者,可以從洋基挑過後、剩下的兩個種子中,挑選第一輪的對手。
4. 運動家:四支外卡隊伍戰績最佳者,直接跟洋基、雙城選完後剩下的最後一支外卡隊配對,打第一輪季後賽。
5. 光芒:外卡隊伍中戰績排在後三名的隊伍之一,第一輪三戰都得在客場打。
6. 印地安人:外卡隊伍中戰績排在後三名的隊伍之一,第一輪三戰都得在客場打。
7. 紅襪:外卡隊伍中戰績排在後三名的隊伍之一,第一輪三戰都得在客場打。

在這中間,最大的看點應該就是洋基有權從光芒、印地安人、紅襪等三支球隊中,自由挑選出他們在新的三戰兩制第一輪的對手。Sherman就提到,洋基是否會選擇宿敵紅襪最為第一輪的對手,可以是大聯盟在例行賽結束當天的「選對手」直播節目上特別炒作的話題。

另外,Sherman在他的文章中有點出幾個這次新提案的重要優缺點,加上筆者整理其他報導提到的新提案特色,同樣用條列式整理如下:

優點

・增加「選對手」直播節目,以及第一輪六組緊湊三連戰的季後賽賽事,這些都能提高大聯盟電視轉播權利的價值,讓他們在銷售下一輪內容產品時(ESPN跟Turner的季後賽轉播合約將在2021年結束後到期),可以吸引更高的報價或更多有興趣的買家。
・進入季後賽的門檻降低,舉例來說如果新制放在2014年,勝率不到五成的大都會(79勝)都可以進季後賽。這將使各隊競爭的誘因增加,讓更多球隊願意嘗試挑戰季後賽。改善大聯盟過多球隊提早放棄球季、擺爛的問題,是大聯盟跟球員工會都很重視的點。
・外卡球隊不再只有一戰定生死的機會,現在他們有至少能打一個三戰兩勝制的系列賽。外卡殊死戰固然精彩刺激,但對於許多戰績在季後賽邊緣的球隊來說,會降低他們進一步投資陣容、力拚外卡資格的意願,因為如果投入許多資源,卻只能打一場季後賽,成本效益實在不彰。
・聯盟第一名直接晉級分區系列賽,是很大的優勢,能促使前段班球隊更積極爭取最佳戰績。戰績排名高低、季後賽種子順序,對於球隊在季後賽的競爭優勢影響很大,如此能減少例行賽無意義垃圾比賽的數量。
・第一輪六組季後賽組合,最多可打18場比賽,而且每個系列賽的第二戰跟第三戰都可能決定贏家,勢必能激起更多不同市場對於十月棒球的興趣和討論熱度,讓大聯盟季後賽能在眾多內容產品競爭者中,爭取更多媒體話語權。

缺點

・進入季後賽門檻降低,其實是一把雙面刃。太多球隊打進季後賽,晉級季後賽的榮譽感、特殊性會下降。NBA每年超過聯盟一半數量的球隊(16支)都可進季後賽的賽制,就曾被批評過。此外,如果勝率不到五成的隊伍打進季後賽,甚至拿下冠軍,後續難免會被質疑他們得冠軍的純度和合理性。
・原本已經被批評太長的季後賽,天數又會因此增加(至少兩天),打到11月的機會因此再提高,世界大賽的比賽天氣條件可能會變得更加嚴苛,對大聯盟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投機者可能會變多。雖然新制照理來說會讓更多球隊想爭取季後賽,提高例行賽整體的競爭性,不過反過來說,有些原本具備一定實力的球隊也可能會想,既然進季後賽的門檻那麼低,那他們也不需多做太多補強或改變。
・從球員的角度來看,季後賽比賽變多,對體力消耗和傷病風險來說都不是太好的消息。

整體來看,筆者認為大聯盟提出的這個新制提案,優點多於缺點。沒錯,你可以說這個提案的時間點是聯盟為了壓低太空人醜聞的餘波、粉飾太平,此外,提案內的新制聞起來銅臭味很重,且違反大聯盟向來季後賽隊伍不超過聯盟三分之一的傳統,一直改制也可能激怒許多鐵桿的資深球迷。不得不否認,這份提案確實有其缺點,除了有些球員已經表達不滿(Trevor Bauer直接在推特上怒批聯盟主席Rob Manfred),知名美職新聞網站MLB Trade Rumors做的社群民意調查(截至11日中午),也發現不喜歡此提案的球迷(57%)多於喜歡此提案的球迷(43%)。

然而,大聯盟作為一個本質上是娛樂事業的職業運動聯盟,他們最主要的立場、最重要的功課還是想辦法賺愈多錢愈好,而非迎合理想性較高的業餘賽事精神和固守傳統。球員工會的存在,則是與代表資方的聯盟互相制衡、維護球員的利益,並且不斷監督聯盟盡量在「擴張事業體利益」、「球員利益」和「球迷利益」之間,取得平衡。

棒球一定要求新求變,才能在社群媒體的年代、娛樂選擇愈來愈多元的年代,掙得一席之地,否則若以不變應萬變,恐怕只會淪為坐以待斃。而聯盟這幾年不斷調整球賽規則、更改賽制規章,或是拋出新提案的風向球,都是為了這個目的。固然不是所有球賽規則調整、賽制更改都能盡善盡美,有些也會損及球員和球迷的利益,但有時候不得不承認,嘗試新方向勢必得承擔一些必要之惡。

每每棒球提出制度的改變,反彈聲浪總是來得又兇又猛:70年代指定打擊的實施,引發傳統棒球迷反對;90年代外卡制剛出現時,就有人批評進季後賽門檻變得太低;跨聯盟比賽的發明,也有人抨擊是在褻瀆聯盟傳統;而第二張外卡的加入,也使許多不滿意的聲音浮現。但這些改變到最後,其實大多數棒球迷都能欣然接受,甚至愛上這些當年不怎麼被看好的規則和制度。

大聯盟改革的最成功典範,或許是明星賽系列活動當中的全壘打大賽,2015年改採計時新制後,不僅大幅提高整個賽事的精彩程度、使其受矚目程度甚至超越明星賽本身,球員們也很享受新賽制帶來的刺激感和高張力。

或許大聯盟的新季後賽制提案,無法跟全壘打大賽的改革直接相提並論,但筆者認為至少聯盟試圖開啟一場對話,讓新的想法能在公眾的場域接受充分的討論跟思量,也許之後在跟球員工會時能夠針對新方案的細節做一些優化的調整。

至於筆者的個人偏好,則是希望看到大聯盟勞資雙方能在2022年生效的下一張勞資協議,就放入這個新方案,讓更豐富刺激的全新季後賽制能導入大聯盟,吸引更多眼球到大聯盟賽事上。

(撰文:李秉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