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B》球速越快越好?最速球大蒐秘

究竟大聯盟投手何時會飆出最速球?投最速球有特別用意嗎?還是球速本來就是催越快越好呢?ESPN官網調查去年投球數達250球的575位投手,列出他們的最速球提供以下分析。

最速球,顧名思義,就是投手速球中最用力催的球。大聯盟投手的最速球時速較一般速球快3英里,例如Aroldis Chapman在2018年速球平均時速98.9英里,最速球達104.4英里、Kyle Hendricks速球平均86.6,最速球90.9;而Andrew Miller的最速球比平均速球快約4英里,比次快速球快0.5英里,次快速球又比第三快速球快了1.5英里。

【開幕戰】甩開失速疑慮 Chapman開幕戰成功為球隊保住勝利

1. 好壞球數各多少的時候會投最速球?

魔球!Alvarado飆99mph噁心的橫向變化關門

投手球數領先時會投最速球,尤其兩好球時更是如此。最速球可作為投手的秘密武器,用來誘使打者揮空、賞對方一個三振。據調查,投手在兩好球時投的速球,有非常高的機率會是該名投手當季最快的速球。

除了兩好球以外,最速球也常出現在兩好兩壞的情況,接著依序為兩好一壞和兩好三壞滿球數。若將最速球出現在兩好球與三壞球的次數相比,前者投出最速球的機率高達30倍;若與兩壞球相比,高出20倍;與一好球相較則是多4倍。

以Bartolo Colon為例,Colon去年速球平均時數87.4英里,他在一次與Didi Gregorius投打對決中,選擇在球數絕對領先時投出比均速快6英里多的直球(93.7英里)。這差距比任何投手都大(最終Gregorius擊出中外野平飛球遭到接殺)。

2. 半局之間何時投出最速球?

叫Jordan的都不是肉腳 Jordan Hicks 104.2MPH 三振

兩人出局時投手節奏正順,此刻使用最速球的頻率是無人出局時的三倍以上。如果把這兩題的結論擺在一起便可知,兩人出局且打者面臨兩好球的情況下最有可能配最速球。

紅襪左投Chris Sale上月24日投出的最速球就是絕佳範例。

那天紅襪對水手系列賽由Sale擔任先發,他主投七局的最後一球速球成功誘使Mike Zunino出棒,速度快達100.5英里(比自己的速球均速幾乎快上6英里)。可想而知Zunino揮棒落空遭到三振,而Sale的好表現也讓他交出0失分4安打13三振的優異成績,奠定當日勝基。

Sale也在同天飆出個人年度第二快速球,苦主還是Zunino。當時Sale已連續兩次三上三下解決前兩位打者,接下來面對Zunino也取得兩好球領先,有機會完成個人首度9球3K成就──這在大聯盟史上只發生過92次而已。可惜Sale未能寫紀錄,不過他還是在下一球投出100.4英里速球收掉這半局。

若分析Sale去年投出的8顆最速球,全都是在兩好球時投出,其中五球是在兩人出局的情況下飆出來的。

3. 最速球通常都用來對付什麼樣的打者?

Odor豪邁揮擊 100mph速球轟出471英尺大號三分砲

從打者被投速球的歷史紀錄來看,Mike Trout吃了兩記最速球(Kendall Graveman和Erik Goeddel),Chris Davis一顆(Tim Hill),Jose Peraza也一顆(Chris Volstad)。

而Bryce Harper以遙遙領先的11顆榮登榜首。

11位投手(Joe Musgrove、Aaron Sanchez、John Gant、Brandon McCarthy、Jimmie Sherfy、Dillon Peters、Alex Wood、Seranthony Dominguez、Andrew Suarez、Arodys Vizcaino與Zac Curtis)都對Harper投出最速球,其中9次Harper揮棒,最後僅擊出一顆飛球、吞下三次三振。

4. 飆出最速球,會發生什麼事?

DeGrom飆98mph速球 Riley真大物照扛2分砲

據調查,大聯盟速球有65%會投進好球帶,揮空率19%、被安打率39%、被打擊率 .338、被長打率 .560。而大聯盟的最速球平均60%為好球,揮空率20%、被安打率32%、被打擊率 .422、被長打率 .600。

不過,最速球的效果基本上和其他球並沒有什麼不同。最速球可能變成暴投、可能讓打者揮空或形成界外,也有可能不幸被用力打出去。但最速球究竟是否有效,或許取決該名投手是否藉此獲得優勢。

也就是說,最速球要看狀況才會發揮作用,不一定最快就最有效。這就可以說明為何投手極少使用最速球,而不是每球都用全身力氣去催。若每球都如此,投手不僅體力消耗極快又有受傷風險。

去年4月,仍效力印地安人隊的Andrew Miller在與金鶯打者Adam Jones一次對陣當中,飆出97英里的速球。ESPN訪問Miller後得知,雖然他當時不曉得自己會投出整年速度最快的球,卻很清楚那個時間點有多關鍵。

兩好球,兩人出局。

Miller想給Jones一點顏色瞧瞧,便塞了一顆二縫線速球。他自認用了更多力氣去投,不過其實沒有太大差別。重點是,他當時自覺「投球姿勢回歸,好像茅塞頓開一般。而且平常若不是狀態極佳的話,我是不會投二縫線的。」

除了自己投球時本來不會用全身力氣去投,他也不確定最速球一定能有效,還會擔心投球姿勢走樣,到時就很麻煩了。不過Miller回想那時感覺勝券在握,「對我來說,[那天]純粹是自覺狀態非常理想,也有把速度完全發揮出來。我心想『我要用一顆最速球對付他。』」

「可是這一切沒有成真。」因為Jones把這顆速球打成出界逃過一劫。

下一球迎面而來的是顆滑球。此時Miller才成功把Jones給三振出局。

(編譯:薛彗妙)

本文編譯自 https://global.espn.com/mlb/story/_/id/26941461/can-see-pitcher-fastest-fastball-coming-prove-it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