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低勝場數恐成deGrom加薪阻礙

紐約大都會王牌投手 Jacob deGrom 獲得今年國聯賽揚獎,相信在許多人的意料之中,不過下個球季他的薪水將因其 2018 賽季的數據和獎項成長多少,還是一個大大的未知數。

由於 deGrom 在大聯盟的服務年資已達到第 4 年,因此他在這個休賽季將得到第 2 年的薪資仲裁資格(絕大多數的大聯盟球員在獲得自由球員資格前(6 年年資),都會經歷 3 年的薪資仲裁期)。deGrom 今年在「勝場數」這個傳統數據上表現不佳,32 場先發只拿下 10 勝,成為史上最少勝的賽揚獎得主,不過他在其他各項數據上,如防禦率(1.70,全聯盟最低)、投手獨立指數 FIP(1.98,全聯盟最低。FIP 指的是排除守備因素的防禦率)、三振率(32.2%)、保送率(5.5%)等,都繳出頂級的內容。這些因素使得今年 deGrom 將得到多少的薪資成長,成為一個相當有趣的話題。

根據美國棒球媒體《MLB Trade Rumors》作家 Matt Swartz 的分析,統合往年的薪資仲裁結果以及球員數據,他推測假使 deGrom 走上薪資仲裁法庭(若無法跟大都會自己達成薪資協議的話,兩造就得走上薪資仲裁一途),deGrom 將能獲得大約 550 萬美金的加薪,也就是說,deGrom 明年的年薪將達到 1290 萬美金。

不過據 Swartz 的說法,他這個預測模型的瑕疵是,推測依據都來自過往實際的仲裁結果,而薪資仲裁法庭評判球員價值的方式向來相當老派,接下來有沒有可能採納一些新世代的數據觀念,不得而知,因此預測模型有可能失準。deGrom 在這模型下只獲得 550 萬美金的加薪,主要的因素是他的勝場數不夠多。

薪資仲裁制度之所以被批評為老派,主要原因在於即便進階數據的觀念已普及於棒球圈,而且各隊評估球員價值時都會採納各式各樣不同進階數據和球探報告,但薪資仲裁庭在做出球員薪資的判定時,通常還是只會看「勝場數」、「打點數」、「救援成功數」等無法正確且完整評估球員表現和價值的傳統數據。在如此情況下,以 deGrom 今年的實質投球內容來看,若只給他 550 萬美金的加薪,絕對是大大低估了他的價值。

不過對 deGrom 有利的因素是,他今年獲得了國聯賽揚獎的加持,個人獎項對於薪資仲裁來說,還是具一定的影響力。

2014 年,Max Scherzer 以 21 勝 3 敗、防禦率 2.90、214.1局投球飆 240 次三振的成績,獲得賽揚獎肯定。那年,他在第 3 年的薪資仲裁上,獲得 880 萬美金的加薪,創下先發投手在第 3 次薪資仲裁上所獲得的最高加薪紀錄。比起 Scherzer,除了勝場數少 11 場之外,其他各項數據 deGrom 都表現得跟當年的 Scherzer 差不多、甚至更好,但勝場數還是對他可能獲得的薪資仲裁加薪造成巨大影響。

Swartz 認為,如果薪資仲裁庭能撇除他們對勝場數的偏執,正確評估 deGrom 的表現和價值,deGrom 應該可以獲得 900 萬到 1000 萬美金的加薪,讓明年的年薪上漲到約 1700 萬美金之譜。假如這真的發生,deGrom 將成為第一個打破薪資仲裁舊有評估模式的球員。

倘若薪資仲裁庭還是延續對勝場數的重視,Swartz 也找出了一個過去低勝場數、實質投球內容卻很好的薪資仲裁案例,讓讀者做參考和比較。

2015 年的 Jeff Samardzija,在 219.2 局的投球中,繳出 7 勝 13 敗、防禦率 2.99 的成績,最終只拿到 434 萬美金的加薪。這應該是 deGrom 明年加薪的最低標,不可能低過這個數字。7 年前,Cole Hamels 以 14 勝 9 敗、2.79 的防禦率,換到 550 萬美金的加薪,而這有可能就是 deGrom 拿到的加薪價碼(在薪資仲裁持續採納傳統數據的前提下)。

另一個有趣的案例是 2015 年的 David Price,他在 248.1 局的高投球量中,還能繳出 15 勝 12 敗、防禦率 3.26、 271 次三振的亮眼數據,最終獲得 575 萬美金的加薪。Price 當年的投球局數比 deGrom 多了超過 30 局,但他的防禦率遠不如 deGrom,而且三振率也不像 deGrom 那麼高。如果在薪資仲裁持續採納傳統數據的前提下,稍微樂觀一點,deGrom 或許可以獲得 600 萬美金的加薪。

無論如何,究竟 deGrom 的低勝場數、低防禦率、高三振率還有賽揚獎,會怎麼影響他今年跟球隊談薪或是薪資仲裁的待遇,都將成為一個非常值得注意的指標性事件。

(撰文:李秉昇)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