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是甲子園上的那顆輝星

第一百屆的夏季甲子園大賽日前熱鬧落幕,參賽隊伍數及累計超過百萬的入場觀眾數雙雙寫下新猷。而由地方公立農業高校挑戰傳統棒球名門的決賽組合,更為本次大會掀起了最後的高潮。賽事的結果並不出各界所預期,彙集棒球菁英的大阪桐蔭發揮堅強的投打戰力,順利擊敗來自秋田的金足農,成為史上唯一兩度完成「春、夏連霸」的高校王者。即便如此,從賽前至今,無論在媒體的篇幅與網民關注的指標上,獲得亞軍的金足農都遠超過締造新紀錄的桐蔭高校,形成十分特殊的現象。而其中最受到熱議的,莫過於自地方賽起近乎以一己之力投完所有比賽的金足農王牌投手吉田輝星。

根據大會統計,吉田自8月8日起的夏甲預賽至決賽退場為止,總計共投了881球,超越前輩松坂大輔1998年的782球、在歷史上也僅次於2006年「手帕王子」齋藤佑樹所創下984球的大會紀錄。17歲的吉田輝星就猶如漫畫中走出來的人物,在社群中成為「英雄」、「熱血」的代名詞,甚至在大會閉幕式上獲得總會會長的讚揚,隨後也入選了U18的國家代表隊。而在主流媒體的報導之外,這樣因服贗「甲子園至上主義」而產生的「玉碎」哲學,也再度在輿論中形成一股反思的聲浪。

東洋經濟的專欄作者広尾晃就在專文中提到,所謂「玉碎」,就是指像吉田、齋藤這樣為球隊勝利,完全悖離運動科學與傷害防護的原則,不顧一切地連續出賽投球,就猶如我們所熟知「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思維。這樣的狀況每年都讓認為小球員應該在投球數及休息天數應該嚴格控管的國外球界(一般認為,17-18歲的球員,應在超過76球的投球量之後得到至少四日的休息。)感到訝異,也讓甲子園在成為世界棒球潮流中最異樣的存在。

美國媒體一直都十分關注日本高校投手普遍都有出賽過於頻繁、投球數過多的通病。當2013年濟美高校的安樂智大(現為日職東北樂天金鶯隊投手)獨力拼投772球帶領球隊闖進春甲決賽時,知名記者Jeff Passan就曾訪問時任球隊總教練上甲正典,也得到了「這就是甲子園主義」的回答。也因為這樣的狀況,讓MLB對於想要跨海挑戰棒球最高殿堂的日本投手普遍有所疑慮,在體檢上也更加謹慎嚴格。

來看看日本國內的情形,12年前以「手帕王子」封號響徹全日本的齋藤佑樹,目前仍是夏季甲子園史上投球總數最多的紀錄保持人,而他進入職棒層級之後的際遇卻顯得跌跌撞撞,就算放眼歷史投球量前十名的選手,僅有松坂大輔擁有較出色的棒球生涯。擁有出色潛力的選手、及擁有這樣選手的教練,是否值得為了青春的夏天作出影響人生的豪賭?而媒體是否過度聚焦或變相鼓勵這類「熱投」、「燃燒手臂」的現象,而忽略了選手過度使用的弊病問題,都因今年的吉田輝星突出的表現而再度令人省思。即便這樣的話題,似乎仍是甲子園相關報導的禁忌。

但也有另外一派的想法認為,並不是所有球員都希望、或有能力以職業層級為目標。為了要從全日本四千餘所的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站上高校棒球聖地甲子園,所有選手勢必都將奮力以對,抓住每個可能更靠近夢想的機會、甚至讓自己球員生涯最後時光感到無憾。因此,「能力越強、責任越大」的想法,自然深烙在許多一人球隊的ACE心中,過去的安樂智大如此,今年的吉田輝星亦然。仔細想想,若所屬的球隊未能打進最後決賽、若沒有被職業球團看上,他們是否就只像你我系隊當中,最倚賴的那位運動細胞或天份最好的隊友呢?

「展望未來」與「活在當下」在學生時期都有其不同的意義所在,在這場理性與感性的拉鋸戰中,若您是投手丘上的吉田輝星,你會如何選擇呢?

(官網編輯:侯衍任)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