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菜鳥Fulmer當水電工 球員兼差甘苦談

大聯盟球員休賽季期間都在做什麼呢?多數人選擇在經歷長達好幾個月的高壓棒球季後,讓自己好好放一場長假,和家人出國旅遊放鬆;有些人為求來年更好的表現而努力不輟,持續進行訓練,甚至參與秋季聯賽、冬季聯賽;也有少部分選手利用空閒時間做一些兼差工作。最近底特律的當地媒體就報導,今年拿下11勝的老虎先發投手Michael Fulmer,目前正在一家水電工程公司擔任兼職水電工,一方面填補休季的空餘時間,另一方面把粗重工作當作另類的體能訓練。

Fulmer現年23歲,本季是他大聯盟生涯的菜鳥年,表現精彩,先發26場、主投159局,繳出11勝7敗、防禦率3.06附帶132次三振的成績,是今年美聯新人王的熱門人選。球季結束之後,Fulmer並沒有出國放長假,也沒有立刻投入正規的棒球訓練,反而接下非常特別的兼職工作:水電工。

這已經是Fulmer連續2年在休季期間做兼職水電工。Cyrus Wright水電工程公司的老闆是Fulmer朋友的親戚,當這名老闆的兒子決定辭職轉換跑道時,Fulmer接到了他的電話。「老闆打給我,問我要不要去他那邊做事,我回他說:『好啊,我們就看著辦吧。』結果直到現在還在做,整個過程蠻有趣的。」Fulmer說道。

DETROIT, MI - SEPTEMBER 28: Michael Fulmer #32 of the Detroit Tigers pitches during the first inning of the game against the Cleveland Indians on September 28, 2016 at Comerica Park in Detroit, Michigan. (Photo by Leon Halip/Getty Images)

Fulmer的老闆Larry Wright受訪時表示:「Fulmer在這裡什麼活都幹,挖溝渠、各種粗活都難不倒他。」Fulmer擔任水電工的職責除了挖溝渠,還包括更換管線、換裝熱水器、修理水槽、水龍頭、漏水的馬桶等等。

對Fulmer而言,做一些粗重的活兒可以幫助他最好體能訓練的準備,他說:「這是完全不一樣的運動型態,比如說挖出一道6呎深的溝渠,或一直重複做鏟土的動作。所以說,運動的方式並不一樣,這對我準備休季的訓練頗有幫助。」

大聯盟球員兼差當吃補 小聯盟球員兼差求生存

美國早年在棒球員勞動條件尚未改善前,職棒選手在休賽季期間從事其他工作貼補家用,是司空見慣的事,就連明星級、甚至名人堂等級的球星,都得兼差賺錢才能獲得更好的生活品質。現今的美職環境,與過去已大不相同,只要球員獲得登上大聯盟的機會,簽下合約,基本上都能過上比社會中大多數人優渥的生活,休季不需兼職。就算有大聯盟球員接其他工作,通常都是像Fulmer出自非經濟因素的原因。

然而,直到今天,美國職棒小聯盟球員的處境卻依然非常艱困,薪資水準相當不堪,福利保障也不健全。究竟小聯盟的薪資有多微薄呢?退役棒球員作家Dirk Hayhurst就曾透露,他在小聯盟的薪水若換算成日薪,只有2塊美元。以現役休士頓太空人隊投手Collin McHugh的經驗為例,他在2012年拿到的第一份大聯盟薪水,雖只不過是一個月的短期薪資,但扣掉稅之後,竟然比他先前在小聯盟2季的薪水加總還高。

SEATTLE, WA - SEPTEMBER 16: Starting pitcher Collin McHugh #31 of the Houston Astros pitches against the Seattle Mariners in the first inning at Safeco Field on September 16, 2016 in Seattle, Washington. (Photo by Otto Greule Jr/Getty Images)
太空人隊投手Collin McHugh

 

根據大聯盟現行的勞資協議,2012年大聯盟球員的最低年薪為48萬美金,這個數字來到今年已上修至高達50萬7500美金,由這樣的數字來看,不難理解為何小聯盟球員擠破了頭都想上大聯盟分一杯羹。

這樣的現象,使大多數小聯盟球員都得在休季期間,無法靠打棒球賺錢時,尋找其他工作拓展財源,支持家計。

上述提到的McHugh,在上大聯盟以前,就曾連續4年利用休賽季,在一家名為Boosterthon Fun Run的教育募資公司工作。在那裡,McHugh除了協助進行一些研究計畫,也會處理文書雜務,比如說在信封上貼郵票。前大聯盟捕手John Buck還記得當初剛簽下第一張職業合約時,冬天回到故鄉猶他打零工,幫別人修理屋頂、鏟碎石。隔一年的冬天,他改到一家法律顧問公司擔任腳踏車傳訊小弟。外野手Marlon Byrd小聯盟初期,曾替一家公司遞送廚具用品、在高爾夫球場擔任服務員,也做過夜店酒吧的保安。

CLEVELAND, OH - MAY 31: Left fielder Marlon Byrd #6 of the Cleveland Indians can't get to a fly ball hit by Jurickson Profar #19 of the Texas Rangers during the eighth inning at Progressive Field on May 31, 2016 in Cleveland, Ohio. (Photo by Jason Miller/Getty Images)
Marlon Byrd

 

現在於舊金山巨人小聯盟擔任捕手的Matt Pare,在自己的部落格寫道,有一些隊友趕上時下共享經濟的商機,利用空閒時間當起Uber駕駛,賺些外快。他的隊友就說,當Uber駕駛最大的好處就是工時非常具彈性,可供自己安排,非常適合上班時間非常不固定的運動員。

棒球員作家Hayhurst的兼差經歷更為豐富。他還只是小聯盟球員的時候,曾做過拆房子工人、電視推銷員、幫狗狗洗澡的寵物沙龍店員、洗車店員。此外,他還經營過網拍,甚至連做手工蠟燭這麼稀有的職業也接觸過。「基本上什麼事我都做過了,一切只是為了生存。」Hayhurst的筆鋒直白而寫實。

PHILADELPHIA - JUNE 18: Relief pitcher Dirk Hayhurst #58 of the Toronto Blue Jays throws a pitch during a game against the Philadelphia Phillies at Citizens Bank Park on June 18, 2009 in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Photo by Hunter Martin/Getty Images)
Dirk Hayhurst

 

Hayhurst的隊友也不遑多讓,有的去做鋪地毯、鋪屋頂的工人,有的去工地做水泥工,有的則跑去做電器工。有一段時間,Hayhurst甚至羨慕起那些休季期間住在德州的隊友,只因他們可在油田兼差,賺取一個小時20美金的「優渥」時薪。

聽完這些球員職業生涯初期的甘苦談,就能理解升上大聯盟的路,實際上比我們想像中的更加崎嶇。所以下次看見大聯盟球員在球場上光鮮亮麗的一面時,別忘記他們能走到這一步,先前究竟揮灑了多少血汗,也要真心對他們的辛苦付出肅然起敬。

(編譯 李秉昇)

留下你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