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年傳奇生涯 Scully十大經典播報

洛杉磯傳奇播報員Vin Scully,在美國時間9月25日完成最後一場在道奇主場的轉播工作,並預計於下周道奇作客舊金山巨人進行本季最後一個系列賽時,為其長達67年的播報生涯畫下句點。今年11月就要滿89歲的Scully爺爺,播報風格十分獨特,多年工作經驗也累積了非常多的經典播報,從收音機主宰媒體的年代,到電視的起飛,再到21世紀的網路世代,他的播報生涯可說是一部活生生的美國職棒近代史。

大部分人對Scully的了解,可能是幾個大聯盟史上重大時刻的見證者,例如Hank Aaron敲出生涯第715轟、打破Babe Ruth紀錄的那一刻,「上帝左手」Sandy Koufax投出完全比賽的壯舉,或是1988年世界大賽Kirk Gibson的關鍵一轟。

然而,除了用典雅簡約的語言包裝那些至關重要的大賽和精彩表現,對眾多洛杉磯地區的道奇球迷而言,Scully真正迷人之處,在於那些一般人看到沒興趣、球迷看沒多久就轉台的普通例行賽,因為他在日復一日的播報中創造出的日常感,在球賽空檔娓娓道來的故事,還有在那些看似平淡無奇的例行賽中所展現的溫暖、智慧、機智、風趣,才是Scully讓人永遠無法忘懷的播報特色。也正因為他的非凡資歷、獨特的播報方式和對語言表達的極致掌握,Scully是大聯盟現今唯一一位在電視上單獨播報、不需要搭檔球評的播報員。

在Scully即將告別播報台退休之際,讓我們一起來回顧由大聯盟官網精選出的Scully十大經典播報:

  • Koufax的完全比賽 (1965年)

「Harvey Kuenn上來代打Bob Hendley。記分板上的時間是9點44分,日期是1965年9月9日。Koufax準備對決老將Harvey Kuenn。」

「Sandy開始投球動作,接著投出。是一顆直球,好球!對了,他(Koufax)已經連續三振5名打者了,大家似乎都沒注意到這件事。」

「Sandy準備,投出。太高了,他投到連帽子都掉了。那球他真的使出了全力。這是今晚第2次我覺得Sandy是在『丟』球而不是『投』球,就為了再擠出多一點球速。他這球投球的跨步非常大,用力到連帽子都飛了出去。Torborg(捕手)還得上前去,幫他撿起來。」

「打者是Kuenn,球數1好1壞。現在他準備投出。快速球,太高了,2壞球。這時候你不能怪他逼自己更用力一點的心情。Sandy往後退,用手擦拭額頭。他用左手的食指劃過額頭,再把它湊到褲子左邊弄乾。與此同時,Kuenn靜靜等著。球數1好2壞,現在Sandy重新看著捕手,接著進入投球動作,對Kuenn投出。揮棒落空,2好球!」

「現在是晚上9點46分。」

「2好2壞,打者是Harvey Kuenn,現在只差1個好球了。Sandy進入投球動作,投出。揮棒落空,這是場完全比賽!」接下來38秒Scully什麼話都沒說。

「右外野上方的計分板顯示現在是晚上9點46分,我們所在的位置是加州的天使之城洛杉磯。現場一共有29139名觀眾,見證了棒球史上唯一一位投出4場無安打、無失分比賽的投手。」

「總讓你聯想到三振的Sandy Koufax,以強而有力的收尾締造了完全比賽。他連續三振了最後6名打者。當他在歷史紀錄冊上用大寫簽下自己的名字時,那個『K』永遠都會比剩下的『oufax』耀眼。」

  • Aaron敲出超越Ruth紀錄的全壘打 (1974年)

「這對棒球而言是多麼美好的一刻!這對亞特蘭大和喬治亞州而言是多麼美好的一刻!這對這個國家和全世界而言是多麼美好的一刻!一名黑人球員打破了史上最偉大棒球員的紀錄,在(美國)深南部*受到觀眾起立鼓掌歡呼。這對我們所有人而言都是再好不過的時刻,對Henry Aaron來說尤其如此。」

*註:深南部是美國過去最盛行黑奴的地區。

  • 1986年世界大賽 波士頓紅襪 vs. 紐約大都會

Scully原本已經準備好要描繪紅襪球員慶祝68年來首座世界大賽冠軍的喜悅場景,但轉瞬之間,一切都變了調。

「2人出局,滿球數,打者是Mookie Wilson。他打了一個沿著一壘邊線的滾地球。那球跑到了一壘壘包後面,穿過了(Bill) Buckner的雙腿!(Ray) Knight跑回本壘,大都會贏了!」

  • 1988年世界大賽Gibson的驚天一轟

球員休息室裡,Gibson聽到Scully說他不在場邊休息區,所以這場不會出賽。他隨即拿起一根棒子,決定非上場不可。

「現在看看誰上來了。」當Gibson拎著棒子走出休息區時,Scully如是說。時間快轉到Gibson擊出全壘打的那一刻。「右外野方向的高飛球,出去啦!」Gibson繞壘時觀眾陷入一片瘋狂,此時Scully都沒說話。直到Gibson繞壘結束,和隊友一個接一個擊掌慶祝時,他才說:「在這麼不可思議的一年裡,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

  • 1956年世界大賽Don Larsen投出完全比賽

最後一個半局開始時,Scully說:「好,現在讓我們深呼吸,一起來看這棒球史上最刺激的第9局。」Scully還說「整座洋基球場的水泥地基都緊張得發抖。」

當Larsen三振掉Dale Mitchell,為世界大賽史上唯一的一場完全比賽畫下句點時,Scully簡潔地完成他的工作。「抓到他了!Larsen投出棒球史上最完美的比賽,不只是無安打比賽,更是一場世界大賽的完全比賽!」

「世界大賽史上從來沒出現過完全比賽。Larsen投出了完全比賽,連續解決27名道奇隊的打者。」

「在世界大賽投出完全比賽,就如同把最大的鑽石鑲在最大的戒指上。」

  • Clayton Kershaw的無安打比賽 (2014年)

「只剩下一個出局了。僅僅的一個悲哀的出局數。」

當電視畫面帶到Kershaw的妻子Ellen面露緊張的神情時,Scully巧妙地把Ellen講進他的播報裡:「Ellen,撐著點。」

Kershaw完成無安打比賽之後,Ellen到場上和她的丈夫會合,此時Scully說:「一切塵埃落定之後,(Kershaw)避開了所有吵雜的噪音,和他的妻子分享一個美夢成真的故事。」

「這是一個年輕生命中,非常重要的時刻。」

  • 2006年道奇打出「背靠背靠背靠背」連4轟追平比數

2006年9月11日,面對聖地牙哥教士的比賽,道奇進入9下時還以5:9落後,沒想到他們該局接連4名打者都轟出陽春砲,以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方式將比賽逼進延長賽。延長賽10局下,道奇再靠著Nomar Garciaparra的再見2分砲氣走教士,拿下可說是該季最戲劇化的一勝。

而Scully爺爺是怎麼點評這場比賽的呢?「那句詩詞叫什麼來著?『別溫馴地步入美好的夜。』*道奇顯然下定決心要以『狂暴怒吼』的方式進入這一夜。」

*註:原文為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是英國詩人Dylan Thomas的著名詩作。

  • 1996年野茂英雄投出無安打比賽

「好,現在只差一顆珍貴的好球了。」

「他抓到了!野茂英雄做到了大家說不可能發生的事!他們說這不可能在海拔高達1英里的城市發生,不可能在位於丹佛的Coors Field發生。野茂不只完封了(科羅拉多)落磯,他還投出了無安打比賽!感謝老天爺,日本的球迷也都見證了這一切。」

  • 談球場上的塵土 (2016年)

「看著Kershaw制服上沾滿的塵土,讓我們想起塵土的重要性。在用新的球之前,裁判都會拿一種特定的塵土,在新球上塗抹擦拭。」

「1916年,洋基主場還在Polo Grounds的時候,每當華盛頓參議員隊到紐約作客對上洋基,參議員隊都會帶著他們自己的土到球場,很不可思議吧!」

「他們會帶著自己的土,讓手保持乾燥。他們宣稱Polo Grounds本壘板附近的土有被動過手腳。你有聽過土被動手腳的嗎?快速球被打到右外野,是一支安打……」

「好,延續剛才的話題,參議員隊說Polo Grounds的土不僅不能稀釋手掌上的水珠,還會讓手變滑,導致他們沒辦法好好握球跟握棒。怎麼樣,很特別吧?」

  • 談蓄鬍的歷史 (2016年)

當鏡頭帶到休息區和球場上幾名蓄鬍的球員時,Scully說:「不知道你有沒有觀察到這些留著大鬍子的球員,我自己做了一些小研究。遠在人類演化完成之初,鬍子之所以發展出來是因為女生喜歡鬍子。另一種說法是,鬍子是用來嚇跑敵人和野生動物的身體特徵。事實上,蓄鬍這件事重要到,就連聖經的《利未記》和《申命記》中都記載了上帝指示蓄鬍的命令。」

(編譯 李秉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