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大運》「720追夢跑者」陳秉豐 傷病貧都打不倒的勇者

【記者許瑞瑜/特稿】

加入田徑隊兩周便被退貨,讓「720追夢跑者」陳秉豐好受傷,但也因此淬鍊得百折不撓。視網膜剝離、跑者膝和足底筋膜炎都動搖不了他跑下去的決心。「被看不起是激勵,被看重是動力!」目標鎖定世大運半程馬拉松團體獎牌的他說。

1993年9月18日出生的彰化囝仔陳秉豐,從小就很皮很愛玩,小學五年級時加入田徑隊,旺盛的精力找到發洩的出口,家人也覺得只要不變壞,學什麼都好。

但陳秉豐萬萬沒想到,開開心心加入田徑隊,才兩周就被退隊。「因為當時徑賽只有短跑,同學都跑得比我快很多,教練覺得我不合適。」被退隊讓他小小心靈 很受傷,「我不知道要如何證明自己,只想著趕快畢業,準備加入8+9(八家將)。」


國中時考上體育班,陰錯陽差加入田徑隊後,陳秉豐發現自己對長跑有股莫名的熱情,原以為再也跟自己無緣的田徑夢得以重啟,成為他每天訓練最大動力。

談到這一段不開心的回憶,「720追夢跑者」陳秉豐說:「其實自從我開始練田徑後,我總是告訴自己:『被看不起是激勵,被看重則是動力。』有了這樣的心理建設,任何時刻,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能讓我更有勇氣,勇敢做自己。」

國二時,有一天陳秉豐上課時,突然發現右眼視力嚴重模糊,檢查過後才知道是視網膜剝離,醫生說,他的視神經嚴重受損,得馬上開刀,而且必須中止運動生涯。


右眼視網膜剝離,動搖不了陳秉豐跑下去的決心。但陳秉豐不甘心就此高掛跑鞋。「視力嚴重受損是事實,但手術後已沒持續惡化,我便又開始訓練,繼續我的長跑生涯。只不過,太過劇烈的遊樂設施,比如雲霄飛車之類的不能碰,訓練太過激烈或疲勞的話,眼壓也會升高造成頭痛。」

陳秉豐的朋友都叫他「罐頭」,這個綽號從何而來?陳秉豐說:「我本名陳冠宇,所以大家這樣叫我,但相信命理的大伯說,這個名字帶有開刀命,勸我改名,所以後來才改成陳秉豐。」

2012年全中運,「720追夢跑者」陳秉豐代表苗栗縣苑裡高中出賽,勇奪高男組3000公尺障礙賽金牌,為高中生涯劃下完美句點,同時因為打破彰化縣紀錄,獲彰化縣政府頒發「彰化之光」。


當陳秉豐前往彰化縣政府領獎時,好巧不巧地遇到正好榮退,也去受獎的國小田徑隊教練,教練看到他時說:「毋成猴(台語)啊!沒想到你竟然比那個誰誰誰還厲害!」努力終於被看見,得到教練的肯定,陳秉豐好開心。

這面金牌也是陳秉豐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面獎牌。因為國中練田徑時,他曾被親戚潑冷水,說全國賽沒有拿金牌至少要前兩名,建議他去練較冷門的運動,才有機會出頭。「我用這面金牌,證明我可以!」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拿到這面全中運金牌前,陳秉豐飽受髂脛束摩擦症候群(俗稱跑者膝)所苦。「高二時痛到連走路抬腳都有困難,沒辦法正常上下樓梯,當時沒有開刀,每週從苗栗往返新竹和台中接受治療,直到上高三暑假才好轉。」


治療過程中,陳秉豐持續在訓練,有一次自主訓練時,他痛到咬著牙邊流眼淚邊跑,「1000公尺要練八趟,我每一趟中間都要休息兩分鐘,到底該停止還是繼續跑?每次的抉擇都很煎熬。但當時比賽快到了,我實在不想讓教練失望。」

「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路,沒有退縮的餘地,一定要排除萬難走完。」陳秉豐常常跟自己這樣對話。痛苦的時候,用期待成功的畫面來催眠自己,也成為他的一種習慣。

上國立體育大學陸上運動技術學系後,陳秉豐持續專注長跑領域,但髂脛束摩擦症候群(俗稱跑者膝)及足底筋膜炎如影隨形,大一時還復發過一次,讓他休息了五個月。「坦白說,到現在還有陰影,所以我一直非常注意,目前還算穩定。」


移地訓練回國後,陳秉豐前往熟悉世大運比賽路線。720 armour運動墨鏡/提供。” />除了身體的傷,心裡的傷,更難平復。

就在陳秉豐展開新鮮人生涯時,全運會前三天,父親竟被檢查出罹患食道癌,而且已經是末期,在他升大二要去南韓比國際半馬前一週過世。「在田徑這條路上,父親很支持我,那段時間,是我人生中最難熬的時候。」

帶著對父親的懷念,大二和大三時,「720追夢跑者」陳秉豐兩度在全大運公開男子組5000公尺奪銅,高雄全運會並勇奪男子一萬公尺銀牌,2015年臺北馬拉松以1小時11分02秒,拿下國內半程馬拉松男子組冠軍

陳秉豐說,長跑是自己選擇的路,就該克服萬難堅持到底。720 armour運動墨鏡/提供。” />2015年的某一天,陳秉豐在網路上看到「2017世大運在台北」的新聞,燃起了鬥魂,也找到新的目標。

俗話說:「一文錢逼死英雄漢!」視網膜剝離、跑者膝和足底筋膜炎沒能打倒陳秉豐,但父親過世後,本來就不好的家境雪上加霜,溫飽都成問題了,那來的閒錢讓他投資自己練長跑,一度讓「720追夢跑者」陳秉豐傷透腦筋

但山不轉入轉,路不轉人轉,為了練田徑已經投入這麼多心血的他,怎麼樣也不甘就此放棄。

不想成為家人負擔的他,努力自學成了電腦專家。「一開始只是想省錢,想自己組裝電腦,沒想到一點也不簡單,不服輸的我就上網自學,平日幫同學修電腦賺點外快,所以大家都說我是『秉豐電腦』老闆。」

為了提升自己的長跑實力,陳秉豐決定到大陸、肯亞、日本移地訓練,但錢從那裡來?!原來除了維持正常訓練外,他不只幫人修電腦,還直播賣網拍,也當教綀賺鐘點費,這一切的一切,只為了拼進世大運。

其中光是一趟肯亞行,就花了16萬。「真的很感謝Garmin幫我規畫了希望跑步學堂,讓我湊到一部分經費,再加上比賽獎金,但還是不夠,只好先跟女朋友張芷瑄借。」

肯亞之旅是費用最高也最艱辛的一次,在機場時還被警察帶進小房間勒索。「我英文不好,飲食也完全不適應,加上訓練第一週膝蓋就重傷,求助無門,有許多無奈只能往心裡吞,但過程獲益良多,比如說他們的訓練方式就讓我大開眼界。」

雖然長跑路荊棘遍佈,但「720追夢跑者」陳秉豐充滿感恩。「除了家人外,曾經出現在我各階段的教練與師長,以及在我最困難時,伸出援手的大哥大姊們,都是我的貴人。」


陳秉豐說,他最欣賞的運動員是學長劉元凱,「他很沉穩,也是當初讓我燃起國手夢的關鍵人物。」人生的座右銘則是:「一旦作了選擇,就必須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任,享受其中的酸甜苦辣,期待結果。」

人生有夢,築夢踏實,雖已千辛萬苦拼進世大運,但陳秉豐還是有憾。阿公跟阿爸是最支持我練田徑的 但他們都不在了,來不及讓他們看到我當國手的這一天!很遺憾!」

入選世大運國手,對「720追夢跑者」陳秉豐來說,只是圓夢的起點,當然絕不只是志在參加!「我希望能和師兄周庭印及隊友鄧新詮,攜手拿下半程馬拉松團體賽獎牌!讓天上的阿公和阿爸看見!」陳秉豐說。

留下你的意見